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铃铛响了by阿不sporule

拉郎衍生文:

#铃铛响了#  #追命X陈三六# #追六# 看了爱笑好开森睡不着于是决定来撸一发追六,不知道取什么题目于是只好又随便取了一个。请不要嫌弃我的题目谢谢!


@阿不sporule


铃铛响了 第3话


铃铛响了 第2话


铃铛响了 第1话

【霆峰AU】尚好的青春⑧

苏半仙:




高三晚自习的时候,陈伟霆经常会和李易峰的同桌换座位。两个人传纸条方便了许多,也总是不小心就扯远了,草稿纸上都是乱七八糟的对话。



万能公式好难背啊

不用背那个 基本公式就够了

可是今天试卷那道题就要用啊

用个屁啊 展开换个顺序就看出来了啊

上个礼拜更新的那集柯南看了没?没看快去!

没有 累都累死了 礼拜六再看

凶手是那个老板的司机

混蛋!

其实不怎么好看 他是用气枪启动开关杀人的所以现场没子弹 你别看了吧

你去死吧!

不要生气啦下次换你剧透~物理试卷再借我一下~

明天我带我妈做的蛋糕过来 你要什么味道的?有巧克力 香草 芒果三种

♥香草♥

画的好丑……

那你画一个!♥♥♥♥♥♥♥♥♥♥♥

白痴



几乎每一次都是陈伟霆把李易峰惹毛了然后李易峰不理他,但是过了一节课陈伟霆会重新丢纸条过来,李易峰会假装没看见,陈伟霆就死命的拿笔戳他,把他再一次惹毛。

他想发火,自习课又不能大声说话,幸好陈伟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就可以让他什么气都没了。






可是现在,没有人会在身旁天南海北的聊了,
留下的纸条也只有短短一句再见。









他走后,办公室清静了很多,小护士也不会一天到晚过来串门。

只是到了中午,李易峰有点吃不下微波炉热的速食便当了。





或许真的两个人会比较有食欲吧。














医院要扩建,从后面开辟一大块地方。




开工那天,陈伟霆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他是真的很忙,李易峰在院长办公室门口看到他一次,打了个招呼就不见了。






人就是容易犯贱。见不到了想,见到了烦,离开了又念念不忘,回来了保持距离也让人不爽。




李易峰又心不在焉了一下午。








下班的时候,他在车库被陈伟霆截住了。




『峰峰,我没地方住了。』

衣冠楚楚的样子,也没看出是失业了还是被抢劫了啊。


『所以?』


『可不可以收留我几天?』


『你出差不是住酒店吗?』


『……公司最近财务吃紧,差旅费取消了。』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就是这个样子吧。


李易峰只好认命。陈伟霆拖了两个巨大的行李箱出来。


『你要待很久吗?』

『……相当久。』

『相当久是多久?』

『你不欢迎我吗?』

『……会不方便。』





陈伟霆呆呆的看着他,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的样子。

『哦……你不是一个人住对吧……那确实不方便,我……我还是去住酒店好了……』


他有些局促的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搬出来,被李易峰拦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上车吧。』
他淡淡的说。









越来越靠近,我会不知道如何面对只能作为朋友的你。

爱情就像毒品,即使戒掉了这么多年,还是会一秒钟就沉沦到无法自拔。然后就发现这些年的自欺欺人终于到头了,不去解决,就等着同归于尽。



你这么努力的想回到过去,只会给我压力。
终究会有掀开所有秘密的时候,你又会怎么看我?会有多失望呢?





陈伟霆,你这个白痴。


走开好不好。








tbc



有点虐啊why……

童话故事 04

墨斗鱼汤:

梗是爱笑的
--------------------------------
船长有一艘破旧不堪船,和一个不离不弃的水手.
--《船长和他的水手》


李易峰出生于一个世代经商的大户人家,而陈伟霆是他多年的好友.
此次李易峰第一次出海磨练自己,自然少不了陈伟霆的相伴.
可没想到遇上了罕见的大暴雨天气,经过一夜拼搏,仅剩下一艘破船,一位船长,一名水手.

“峰峰接着.”
陈伟霆泡在海里把抓到的鱼抛上船.
随后抓着李易峰丢下来的绳子麻利的爬上来
他们已经在这茫茫无边的大海上飘了五天了
整整五天

这些日子靠着幸运保存下来的淡水和酒和海里的鱼类果腹.
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李易峰手脚灵活的爬上光秃秃的桅杆
“陈伟霆!!!我看见岛了!!!”

结果只是海市蜃楼



--------先开到这里٩(๑´3`๑)۶

我去睡觉

时光里的温柔【霆峰】

waitingforannie:

李易峰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
“来杯咖啡么?”陈伟霆笑着询问。他依旧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如同当初他悄然离开陈伟霆的生命一样。如今陈伟霆又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
强硬被他埋葬的记忆像是突然寻到了缺口,翻涌而出。李易峰的第一反应就是快点逃离。
“还想逃去哪里?”陈伟霆快速反应过来,狠狠拽住他的手。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蜻蜓点水般的一个轻吻。
“放开,放开我!”李易峰开始挣扎,至少现在他还没办法平静的面对这个男人。
“还想逃去哪里!?”陈伟霆猛的拔高了声音。死死扣住了他的手。绝望的凝视着他的眼。“不能哭,绝不能哭。”李易峰拼命的提醒自己。可是眼眶却不由自主的红了。
“你怎么这么狠心。。这么狠心。”死撑着不让自己落泪的李易峰却意外的看到那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失态了。即使他们认识很久了,他却是从没见过这样的陈伟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泣不成声。使劲的搂住自己。身体脱力般的重重压在自己身上。轻微的颤抖着。头埋在自己脖颈。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颈项滑下。
“消失这么久,这么久。。。”李易峰只是僵硬的任由他抱着。从再见起,他就慌了,失去了判断能力。“这样的姿势他应该看不到我落泪。”这样想着,李易峰的眼泪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好我叫陈伟霆。”
“噗,你这是什么口音啊,哈哈哈哈”
“我是香港长大的嘛,哈哈哈哈”
“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我叫李易峰。”
“一般不应该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么,太不客气了吧你,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李易峰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初见的一幕。当年的陈伟霆还没有长成现在这样霸道总裁的模样。操着一口濡濡弱弱的港普,圆圆的小脸有一点婴儿肥。明明知道说不过自己,却总是不怕死的和自己顶嘴。从什么时候起他只会对着自己讲港普了,故意装傻充愣的逗自己笑。从什么时候起褪去了稚气的婴儿肥,脸部轮廓逐渐明显。又是从什么时候起,明明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生已经能够俯视自己了。李易峰已经记不清了…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不要天真了,这不是爱情!”“我只是陪你玩玩罢了。”“只有你这个傻比会当真。”
李易峰只记得那个毕业的雨夜里。开始也是这样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不知是谁的舌先起了不安分的念,偷偷的遛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就是疯狂的唇齿交缠。直至李易峰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才松开了他红肿的唇,带出了一条暧昧的银丝。脑子里的一根弦似乎随着牵出的银丝的断裂绷断了。又是一轮疯狂的拥吻。谁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对方身上游走。
直到陈伟霆进入他身体的那一刻。也许是痛楚,也许是别的什么,却令李易峰猛然清醒过来。他推开身上的陈伟霆,头也不回的冲入了雨中。是恐惧么,他不明白。莫名的对着陈伟霆乱吼一气。雨水或者是泪水迷了他的眼睛,他看不清,也不想看清陈伟霆的脸。就这样走了。沿着他父母为他铺设好的路,与陈伟霆渐行渐远,不再联系。
所以当再次见到陈伟霆时,他慌乱了。十年了,人一生中又有多少十年。可他却仍然没办法忘记,难以忘记他们相处的日日夜夜,难以忘记那个雨夜,那像猫一样舔嗜自己得触感。连灵魂也一并吞噬了。
当时年少,没办法正视自己这与主流不同的爱情。当时年少,对不了解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与猜疑。后来,那变成了心上一条丑陋的痂,揭了会疼。不揭永远横在心头。他从没有想过陈伟霆会找到自己。从没想过会这样再相逢。
“这次不要再推开我了,好么。。。”听着他颤抖的声音,李易峰突然很心疼。十年了,他很少想这个丢了自己的男人会多难过。他只希望,他会寻个温润的女子。和别人一样。携手走过下半生。
“好。”李易峰抬起手,给十年未见的恋人一个安心的拥抱。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看文记录 06

春光乍泄:

以下为lofter,论坛,微博,博客的文,无标注则为he,连载未知


01.One night wears Brazil by 0715 (霆峰,我们都爱笑衍生,连载)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1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2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3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4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5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6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7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8


     One night wears Brazil 09


     One night wears Brazil 10


     One night wears Brazil 11


     One night wears Brazil 12


02.三秋 by 蜉子(越苏,肉(*´艸`*),完结,)


03.[越苏]人如朗月常朔望 by 负屃 (完结,游戏向好棒)


04.by 肤白貌美气质佳盘亮条顺会来事(无标题,霆峰)


     http://weibo.com/1672776330/BlCIc9ayi


05.夫夫相性50问 by 等苏红娘绿蘑菇 (越苏,肉,完结?)


06.混乱 by 圈地自萌自YY (越苏,完结)


     混乱(上)


     混乱(中)


     混乱(下)


07.【越苏,尊挚尊】魂归处第一部 by 镜湖 (完结,肉(*´艸`*),长篇o(*≧▽≦)ツ)


     【越苏】魂归处第二部(10.11 26页更新)tbc by 镜湖 (坑了T_T)


08.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part8 by @-越苏控(霆峰,完结)


09.同襟(修改版) by 圈地自萌自YY (霆峰,完结)


10.圈地自萌自YY by 圈地自萌自YY(霆峰,完结)


11.通话(修改版) by 圈地自萌自YY (霆峰,完结)


12.同舟 by 圈地自萌自YY(霆峰,完结)


13.[略商x三六]心思 by 开个小号好花痴(完结,肉)


     [略商x三六]心思[上] 


     [略商x三六]心思[下]


14.[霆峰]远距离治疗的正确♂方式[1end] by 开个小号好花痴 (完结)


15.【霆峰_慢热相关】女皇首秀 by riffcain (番外,完结)


16.【霆峰_慢热相关】所谓浪漫 by riffcain(番外,肉渣,完结)


17.【霆峰霆】争吵之后 by riffcain (完结)


     【霆峰霆】争吵之后


     【霆峰霆】争吵之后,续。


18.【霆峰霆】微小说 by riffcain (完结)

【霆峰】《理发师》BY百里

WIFI:

十四




那晚过后,两个人都下意识的疏远起对方来,这种疏远不是可以避开或是怎么样,只是对对方变得愈发礼貌,像是都在自己的领地画了一条警戒线,谁都不愿意越雷池一步。




李易峰又开始忙碌起来,或者说他是逼迫自己忙碌起来,用工作来麻痹神经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因为他已经想不到另外的方法可以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了,思念如潮,思念如潮。




强大的工作量让他忘了照顾自己,刚刚好起来的身子又有迅速虚弱下去的趋势,窝在床上一直不出门的李易峰觉得自己一阵一阵的泛着恶心,头晕的感觉大到无法忽视,清醒的最后他在想:我们到底算什么?




陈伟霆回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不得不说两个人也是真的很有默契,都用高强度的工作来忘记,所以这几天,陈伟霆都是直接休息在店里的。房间里没开灯,也安静的不像话,陈伟霆进门的一瞬间就觉得不对劲了,几乎下意识的冲到李易峰的房间,床上的人睡的一点也不舒服,眉心拧成一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冷汗不停的顺着脸颊滴落,眼睑处的青黑色很是明显,连嘴唇都有些泛白。




陈伟霆走过去,伸手撩起李易峰头发的动作很轻很轻,像是害怕碰碎一个瓷娃娃。内疚的心情一瞬间淹没所有的迷惘,那晚那个人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感动的想哭。喜欢一个人是没有负担的,但是爱一个人就是要为他全身心的着想,也许也是真的应了那句“喜欢就是放肆,而爱就是克制。”




陈伟霆站在厨房发呆,对于这些东西傻眼的他也只能怪自己没有好好学习做饭的基本技能,最后没办法只能下了一碗面端过去。




小心的将李易峰叫醒,把灯打开。




李易峰醒来的时候真是饿得胃疼,疼的头晕,就是哪哪都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还一遍一遍的做恶梦。




醒来的时候看见陈伟霆,真的有一种看见天使的感觉。




李易峰道了谢开始吃饭,静谧的空间里即使两个人挨得如此近还是觉得空旷,陈伟霆收拾了碗筷,想了想也只是说了一句:“早点休息……”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李易峰还是跟着陈伟霆去了店里吃饭,只是那种尴尬的气氛连一众店员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了,迪丽热巴在那两个人只默默加走自己面前的菜的第28次时,放下碗,她觉得真的有必要和李易峰谈谈。




为什么不找陈伟霆?




当然是因为她一眼就看出问题明显出在李易峰这边吗!只要把这个说通那个肯等好搞定。




“那个易峰哥,我能和你谈谈吗?”




“嗯?好啊。”




迪丽热巴想了想决定开门见山的问:“你最近和伟霆哥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




“我和等……伟霆没什么啊。”




还没什么陈等等的专属爱称都不叫了!




“那个,你别怪我说话直,你们两个的关系大家都能看出来一些,当然我们也没什么别的心思,就是希望你们别这样僵着,要是不合适就都别碍着谁,但是要是你们都有这些心思也别错过,我以前是喜欢伟霆哥,现在也是把他当亲哥哥的。所以我就想替他问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他啊?”




李易峰头皮都有些发麻,被挑破的关系让他有些无措,最后也只是僵着说了一句:“他很好……”




迪丽热巴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本来想好的说辞一句都没用上,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要是只是自己误会了岂不是太乌龙。




只是听到李易峰的话的时候她也只能叹口气道:“你不喜欢,再好有什么用?”




李易峰坐在沙发上看着迪丽热巴的背影喃喃道:“喜欢啊,怎么会不喜欢?只是这个喜欢还不足以我奋不顾身罢了。”


————————————————分割线————————————————


总觉得自己写的一点都不虐呢~~只是淡淡的忧桑~~目测明天的更新马兰兰会出场,至于是情敌还是助攻现在不能说!另外求糖的小伙伴们!请期待明天的番外吧XDD#日常一天#这个是婚后生活这样的日常啦!

霆峰《燃泪》第二章by印久

印久:

贴吧与lofter同步
求支持求评论…………………………………………………………………………

李易峰坐在楼梯上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陈伟霆还没现在那么讨厌他
那个冬天他记得好清楚
邻居家小孩儿的恶作剧
李易峰被浇了一身水头发上都快结冰了
是陈伟霆脱下外套给李易峰跟其他孩子说他是我弟弟你们不要欺负他
那时候感觉有哥哥真好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后来陈伟霆的爸爸也就是李易峰的继父
为了救李易峰的妈妈
被车撞死了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
陈伟霆对着李易峰和妈妈大吼
你们害死了我爸你们是杀人凶手!!!
从那时起他就认定了这对母子是祸害是贱人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
父亲下葬的时候他没有哭
只是看着霞光染红了天
仇恨在心中蔓延
我要你们一点一点偿还……
我也要你们知道孤独的滋味……

面对陈伟霆的性情大变
李易峰一直在忍受
他知道
这是欠陈伟霆的
在自己心里他一直是自己的好哥哥,一直
刚才打了他
觉得不对也跟陈伟霆道歉了
过了今天
日子应该还会回到从前
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冲动。




外面的雨声大了
李易峰从楼梯上起来靠在墙上
身上的疼痛快感觉不到了



慢慢的往楼下走

风好大
吹过他的发
他走进雨里,看着眼前的世界
好不真实的一切
真希望是一场梦
醒来那个保护着他的哥哥就回到他身边。


他现在好累啊
好想就这么倒下去不再醒来

路灯还在闪烁着
在这场暴雨里摇曳的微光

愈发惨淡
陈伟霆啊
你让我不敢面对每一个明天

雨湿透了全身
他回头
没有人在等待……

【越苏衍生-阿霆*项允超/姜希宇】博弈-人设

亡燼:

·前文:【越苏衍生-阿霆*项允超/姜希宇】博弈-第零章


·有姑娘反映说有点看不懂人物关系w那就先把主要人设放一下


·…看到复杂的人设我有点想哭QAQ


 


阿霆:时间线位于铲除火爆明后与Irene激烈交锋争夺龙头大佬的胶着期,几年前刚步入黑社会到内地打拼时被火爆明的人毒打,慌不择路跑到偏僻公寓楼下被姜希宇所救。


 


项允超:项家二少爷,因常年被大哥打压+父母不允许深入干预家族事业不得志,此次追查扣押玉器来到香港与阿霆交涉,企图利用此事挑起夺位争端。时隔几年经常因莫名原因突发性昏倒深度昏迷十余天后清醒,该病为十年前仍是少年时期,被绑架至香港数月后遗留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特殊临床反应。


 


姜希宇:项家对外宣称的养子三少爷,新闻报道身份为破获项允超绑架案同时搭救的男孩儿被项氏夫妇收养,严重自闭症,平日极少外出,鲜有人知道行踪。管家三四年才能见一次面,每次在公寓停留时间仅为十余天。几年前出门时搭救阿霆并收容他半月,自称阿霆在昔年绑架案中照顾过自己。据公寓管家称,姜希宇三年前被送往美国长期治疗。


 


项景淞/王雅淑:项氏夫妇,允超父母。因PTSD极力反对允超过度劳累干预家族企业,十年前因商业利益与香港黑帮发生过节,二儿子与内地几家少爷一同被绑架至台湾数月得救后项家立下不与黑道合作的死规矩。


 


徐盈:哈佛心理学硕士,留学回国后被项氏夫妇委托照顾项允超,表面公司身份为实习助理,跟随项允超一同来到香港,知晓姜希宇存在。


 


·阿霆不会被砍死,希宇一定会消失_(:з)∠)_


·可能有古剑转世梗,但究竟谁是屠苏呢阿霆表示很迷茫_(:з」∠)_


·可能借鉴真假爱人+有借有还MV的走向但是还没想好…明明只想撸个短篇可是人设一出脑洞哗哗的T T三部剧的女主只留了徐盈多亏她是护士(划掉)


·可能会有各种BUG,下一章要等我补完扎职啦。今晚更争取更完前尘不计(中/下)两篇之后安安心心开现代的脑洞(喂



[阿健X陆森] 最爱 (三)

台灯不亮:

第三章:校医姐姐的脑洞


陆森缓缓睁开眼,发现头已经不再像被什么东西挤压住那般昏沉了,呼吸也顺畅了许多。他打量四周,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身边背对他而坐的男生身上,而男生此刻正与穿白大褂的漂亮姐姐相见恨晚般热烈地聊着天。他盯着两人许久都不见对方发现自己醒来,便管不了依然口干舌燥、喉咙生疼的艰难,满眼求关注的神情看着两人,开口打招呼,“Hallo~”


“醒了。来测个体温。”白大褂姐姐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体温计,用酒精棉擦拭一遍,再随手甩了甩,走到陆森身边递给他,“夹在腋下。”


“嗯。”陆森乖乖照做,但心里纳闷这漂亮姐姐刚刚不是还跟那个谁,哦,宿舍长聊得眉开眼笑,怎么现在对着自己却不冷不热。于是有些无辜地转了眼光,看向那位一直保持微笑的宿舍长。


仿佛是看懂了陆森眼睛里的语言,方永健将床头摇高,然后送了一杯温水到陆森手中。看他慢慢喝了几口,又把水杯拿回来放在床边柜上,关切地问,“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嗯。”喉头的干涩得到缓解,陆森微微扬了一下嘴角,点点头,“宿舍长,谢谢你送我来看医生。”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方永健大气地摆摆手。


“可是,我听见你说我好重。”陆森一脸天真地揭穿。


白大褂姐姐双手环抱胸前俯视陆森,“没想到陆同学看样子挺纯真的,却是吐槽小能手。”再看向正满脸尴尬的方永健,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唉~”方永健叹了口气,委屈地看着陆森,“说好的人艰不拆呢?”


“哈哈~”陆森也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宿舍长。”


“有精神开玩笑是好事。”方永健说着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侧头问白大褂姐姐,“时间差不多了吧。”


“嗯。”白大褂姐姐示意陆森把体温计拿出来,然后接到手中对着灯光读数,“37度。退了1.5。给你两天的药,记得按时吃,多喝水,多休息,过两天就好。”


“谢谢医生。”


“还有,空调不要吹太多,容易感冒。”


“知道了。”陆森温顺地点头。


这时,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陆森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位穿着鹅黄色露腰短T和白色短裤的长发美女径直走到方永健身边,捧起他的脸全身打量,神色惊慌地问:“阿健你没事吧?听说你去救火,我好担心,立刻去男生宿舍找你,他们又说你去了医务室。吓得我腿都软了。你真的没事吗?”


陆森努力憋住笑,心想这美女说话真有趣,刚刚走进来那姿态是如此意气风发。这到底算是撒谎还是撒娇呢?


“我一点事都没有。”方永健安抚她坐下来,“你去男生宿舍的时候火扑灭了吗?”


“不知道。我只急着找你,哪有时间管别的事。”长发美女果真是在撒娇。


“……”方永健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看陆森和白大褂姐姐,却忽然想起还没做介绍,忙抱歉地介绍,“这是我女朋友苏荷。”


“你好,我是陆森。”


“方同学速度挺快的,刚进校就把到了校花学姐。”白大褂姐姐依然是双臂环抱胸前的姿态,勾起嘴角。


“不是……那个……”方永健尴尬得竟接不住话茬。


“是我追他的。”坐在他身边的苏荷不咸不淡地说。


哇~陆森在心中感叹学姐真是好直爽。不过遇到宿舍长这样相貌帅,个性好又乐于助人的男生,丢掉矜持主动出击也是值得的。啧啧啧,宿舍长那相貌估计也能算的上校草了吧,特别是他露出一口大白牙的灿烂笑容,能让人看了也不自觉地跟着好心情地笑起来。


白大褂姐姐见陆森失神般看着苏荷,竟起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歹心”,“校草学弟这是对校花学姐一见钟情默默在心里计划着如何挖救命恩人墙角的节奏吗?”


苏荷听闻便捂嘴笑出声来,低下头回避陆森的目光。而方永健竟也毫不在意地望着傻愣愣的陆森开怀笑起来。


“挖墙脚?”陆森回神发现大家都看着他笑,迅速回忆了一下刚刚白大褂姐姐的话,顿时尴尬,却强装淡定地否认:“我不是校草。宿舍长只能自己挖自己墙角。”


方永健发现陆森虽然语气淡定眼里却藏着窘迫的神色,宿舍长角色立即上线,温和地对陆森说:“那个,你现在感觉还行的话,我就送你回宿舍。一会儿我还得去校领导那边一趟。”


“哦,我没事了。宿舍长你去忙吧,我自己回去。”陆森说着就准备下床。


方永健没有理会陆森的推辞,转头对苏荷说:“小荷,你能不能帮我去向隔壁保安大哥借一辆自行车。我先载陆森回去,然后来接你。”


“没问题。”苏荷微笑应道。


“真的不用了。我OK的!”陆森起身想去阻止苏荷。


“坐下!”苏荷回身手指陆森,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乖乖听宿舍长的话。”


陆森果真听话地坐回床上,看了看一直保持微笑的方永健,又看了看神情严肃的苏荷,不禁感叹:“宿舍长夫人好霸气!”


白大褂姐姐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感觉自己脑洞越来越大——《霸气学姐爱上我》、《校园三人情》、《我的学姐,我的爱》、《对不起,我爱宿舍长》……等一下,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白大褂姐姐疑惑地摸摸下巴,思考着下班后是不是该补补脑洞了。



【霆峰】《理发师番外》#与原文没有任何关系#

WIFI:

#肉番#【我是小清新】


李易峰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阵泛着恶心,头上还钝疼钝疼的,想必是被打晕了带走的,伸手按住头,却不想听见了铁器碰撞的声音,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那是一条链子,即使只有一厘米宽但冰凉的触感都说明了自己被囚禁了,自己是被禁锢在了一张床上,准确的说是被禁锢在了一张很大的床上,窗户被窗帘遮着,他无法断定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周围的景物可以依照床头的台灯看清,暖橙色的光线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而是心寒。




周围的家具全部都是中世纪欧洲的风格,低调奢华的装修和这个房间本身的哥特式特点都预示着这个房子的主人非常的有钱,且有权。而将他抓到这里的人也就不言而喻。




皮靴和地面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越来越近的声音像是在敲击着李易峰的心脏。




直到那个男人推门进来。




干净利落的制服穿在男人身上意外的合身,连袖扣都全部扣好的男人和只穿着白衬衫的李易峰行程鲜明对比。




“陈伟霆,你到底要干什么!”李易峰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愤怒,像是被人背叛的嘶哑,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是敌人,而这个强势的男人和他平时接触的完全不同,这让他有些恐惧。




“我只是对自己的猎物不乖的逃走后进行惩罚罢了。看起来现在你还很精神吗?只是再过一会还会不会这样对我说话呢?”低沉的轻笑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了,意外的有些毛骨悚然。




事实上,在刚醒来不久,李易峰就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浑身上下的力气像是被什么在一点点的抽光,身体内部散发出的燥热让他恐慌,现在,他想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了。




“你给我下了药!”




“啧啧啧,不要说的那么惊讶,我只是想让你乖一点而已,收起你的利爪对我们都有好处不是吗?”男人走到床边,伏在李易峰耳畔喃喃,像是情人的蜜语,“看,它有反应了呢。”




药效很强,因为李易峰现在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但是潜意识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想要逃离。




因为身体状况而不能有多少移动的李易峰被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唉,峰峰你怎么现在还想着逃跑呢?”语气宠溺,像是对自己家猫咪不吃猫粮的无奈。




“伟霆~~”因为药效的原因李易峰的声音软糯的不像话,仿佛甜蜜的糕点,这个声音是他熟悉的陈伟霆的声音,所以下意识的去依靠,去求欢。




陈伟霆绝没想到先被诱惑的是他,看着怀里的人连眼角都染上了粉色,水光涟漪的看着自己,原本纯真的脸平添三分媚色。接住对方递过来的唇,怜惜的描绘着对方唇的形状,舌尖与舌尖的纠缠往往来得更加暧昧,李易峰有些不安分的扭动身体,药效的消散明显依靠吻是不够的。




几乎在一瞬间,李易峰尝到了嘴里的铁锈味。喉咙似乎都被什么顶开,嘴角有因为合不住而流下的水印。陈伟霆将手探进李易峰的衬衫里,手套的质感划过胸前某名的让他颤栗,顺着平坦的小腹往下。




李易峰几乎是瞬间就呜咽出声音,陈伟霆捏的有些狠了,他控制不住的流泪,松开嘴,含糊不清的说着:“不要了,不要。”




陈伟霆吻着他留下的眼泪,轻柔的抚慰着,药效盖过了不舒服,快感开始堆积,已经完全没了神智的李易峰发出自己都不明白的单音节。


————————————————分割线————————————————


发这个首先是我说过要写,在一个就是我想尝试一下,另外我想试一下卡H能炸出来多少潜水党~~【向我竖中指也没用╮(╯_╰)╭因为后半部分我也想不出来了】另外我觉的自己这么含蓄应该不会被删才对~~【我是小清新】其实本身这个肉就是恶搞的,但是谁知道我写着写着就认真了【总觉得自己开启了另一方面的属性呢XDD】黑化甚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