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百日k莫第七十一日】第一次

有空加群

天藍。K:

第一次


(可以搭配光良的第一次食用)




普遍的人都认为,一段爱情最美丽最深刻的时期是暧昧,那互相试探丶摸索的阶段,但说起来KO跟郝眉的暧昧期与别人不太一样,有时候郝眉会吐糟,他们俩没有暧昧过,哪门子的谈恋爱,根本直接就跳到包养丶床伴阶段了,不过大伙都不同意,明明就是郝眉自己迟钝跟思维异於常人,怪不得KO。




对郝眉来说,暧昧的阶段都是在互相帮忙後才发生,但对KO而言,从他进入公司後就开始了…


基於程序都倒着来,所以在关系明朗化前还闹出过事呢…




--




KO忆述,他俩第一次牵手是郝眉口中已包养的时期,但那是KO立场内暧昧不明的阶段,牵手的契机是在致一秋游时,郝眉在打赌时为了要赢所以强行选择肖奈,那时也是他第一次感到气馁,摸不清自己对於郝眉的存在意义,除了会帮忙做家事和投喂外,还有吗?


郝眉被「娘家人」怂恿後跑出去追他时,他其实已经心软,毕竟一直都是他自己单方面在追郝眉,为他付出,而傻乎乎的郝眉也没深究,在郝眉眼中,肖奈知道他没钱吃饭时会从家里打包些吃的给他丶于半珊和丘永侯会借他钱甚至请他吃饭,身边每个人都很疼他。


「KO,别气了…」当时郝眉因为跟不上KO的脚步,不得不小跑,追上後一把抓住KO的手臂然後顺势挽上去,才成功令KO停下来,可是KO还是倔强的不肯看他,其实他是不敢看,他怕自己会将自己的感情和失望说出口…


「KO…我错了,眉哥我答应你…」「阿不对!眉妹我答应你下次打赌绝对选你!」郝眉眼睛大而有神,清明的瞳孔闪烁着光芒似的,楚楚可怜就像猫咪一样盯着KO,KO被奶音刺激到,情不自禁的睨了他一眼,郝眉发现KO终於肯看自己时,更兴奋的说:「就知道你最罩我!」


耳根发热的KO不太自然的回应:「嗯。」,便轻轻的抽出手臂,呆了半晌,彷佛下定决心似的突然牵起郝眉的手,然後立刻转身拉着郝眉往更衣室走,直到要去冲澡时才放开。




--




郝眉说他们第一次接吻时,已经是在「床伴」阶段了,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那晚又被投喂了许多共同食用疗效是壮阳的菜式,加上早已习惯互相帮助,那快感不是自力更生能比拟的。


那晚他紧贴着KO而躺睡,平常KO都能意会,然後大手会自觉的抚上,可是这次没有!郝眉只好缠上他手臂,往他耳边喊他名字,再扭动胯部去磨蹭KO,结果对方还是不为所动。




静寂的夜晚,窗帘透进一缕月光,於蒙矓之中郝眉好像看见KO嘴角扬起了笑容,於是他怒了,觉得被耍:「KO你…!小爷我都这样了,你还不管我…嗯…」接下来的话都咽回去了…




因为KO用自己双唇去堵上他的嘴,而且还初吻就来法式湿吻,舌尖在郝眉口腔摸索,扫过每一颗贝齿,手也没闲着,终於如郝眉所愿的抚上,为他解决生理问题。




直到郝眉解放後靠在KO身上,脸颊红晕还没退散,汗顺着轮廓流下,汗沾湿了睡衣,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息着,KO情难自禁,扬手抬起郝眉下颚,那略带迷茫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意识开始变得清晰,KO忽然微笑,在郝眉愣住的瞬间再次吻上,不同於刚才激烈的吻,这次是蜻蜓点水。




最後郝眉只是呆呆的摸着自己双唇问他:「我们接吻了?」


「嗯。」KO淡定的回应,然後就收拾卫生纸团去了…




後来的後来,郝眉才知道自己是被KO给套路了。




--




而关於第一次说爱,那是已经滚了好几次床单的时候,郝眉没办法介定他们是什麽关系,究竟是炮友还是伴侣呢?




前一晚忘记隔天还要上班的郝眉,因胡乱撩KO而间接把自己害的一瘸一拐的郝眉,无视KO的反对还是坚持回公司上班,结果一回公司就被兄弟们调侃着说他终於能嫁出去丶终於是寑室里第二个脱单第一个脱处的时候,他才惊觉,已经滚过好几次床,也有一段时间了,但KO从来没有说过爱他,他身边的人也是因为今天他走路姿势怪异才以为他俩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只是眉哥你拐着上班太明显,不逗你会亏。)


心里突然一空,寂寞感在胸腔漫延,还是于半珊最先发现他不对劲,以为是郝眉换了个方式炸毛,趁着大伙不注意时把他拉进肖奈办公室打算哄人…




「愚公,呃,我和KO貌似不是情侣…吧?」


「大哥,你这是开玩笑吧?瞧你这姿势,床都滚了吧!而且平常KO就护你护得快在你身上刻下你名字了…」


「我不是说这个!我不知道怎麽说!最初我们…呃…互相帮忙时也是说兄弟这样很正常…」


「正常!?」于半珊大叫,肖奈也一脸惊讶的看过来,郝眉开始感到羞怯,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头发,想要解释,但却被于半珊给打断了:「要是猴子这样我还不一巴掌下去阿?有毛病吧你,这你也信…」


「可是…就…」


「我们寑室的人不能吃亏,愚公,叫KO进来。」肖奈挑眉跟于半珊比眼色,于半珊露出招牌的皱鼻子的狡笑示意,大声和应:「对!我现在就出去把他拖进来问!」


「等等等等…!」郝眉抓着于半珊衣角後继续说道:「别!待会他说咱们是炮友我多尴尬!我们还住一起呢…」


于半珊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扒开他的手後,翻白眼说:「得了吧…还怕这个呢…你反射弧线是要多长?」




最後郝眉像丢了魂的走出肖奈办公室,呆在电脑前却一个字也码不出来,腰部以下的痛似乎也没什麽感觉了,他只感到脑子很混乱罢了,KO本以为他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才这麽安静也不闹,到晚餐时间才发现事态严重的。




软硬兼施也没用,郝眉还是不肯说,最後KO硬把人抱上床,在郝眉挣扎反抗时才得知原因,郝眉眼眶通红的问他:「KO,对你来说我是什麽?」




郝眉就算平常被唤作美人,甚至在床上是承受的一方,但他始终是个男人,他没办法让自己像个女人哭哭啼啼甚至是歇斯底里的抓着对方大声问:「你爱不爱我?」说真的他是个男人,没什麽负不负责任,各取所需也可以的,只是他对KO是心动的…不然也不会这麽乖顺的雌伏在他身下,他有点慌丶有点不安了,但又放不下自尊心…




本来想潇洒的问对方:「咱俩现在是同居人和炮友关系对不对?」但他却害怕KO会像平常一样:「嗯。」然後轻轻的点头,他不知道那时候还有没有勇气再和他住在一起,虽然郝眉清楚自己并不想失去他。郝眉在办公室放空思考了许久,这样子的问法大约最不伤人了,KO这麽疼他,应该也舍不得这麽直接的吧…?




看着KO陷入沉默,紧锁眉头好像一脸为难的样子,郝眉真的慌了,他後悔问出口,他脑海中浮现了数个画面…




「…炮友。」良久KO才吐出这麽两个字,也是最残忍的。


「房东,同事。」所以才会照顾他丶互相帮忙,甚至有时候只为他解决生理需要。


「同事,兄弟。」这大约是他幻想中比较好的结果了…




郝眉以为自己不会哭出来的,这太娘们,可是一想到那些画面就忍不住,KO不理解为什麽对方会这样问,但发现郝眉的眼泪已夺眶而出,这是他第一次见郝眉哭泣,不知所措下只好不顾郝眉的挣扎,强行拥住他然後吻上。




待郝眉终於冷静下来时,他才蓦然想起肖奈下班前对他说的话…


「别让郝眉不安。」




「我不太会说话,我只会用行动表示,我一直以为你会懂…抱歉…」KO忽然停住,凑到郝眉耳边…




--




「我爱你,对我来说,你比我的命更重要。」


「想和你厮守。」




-完-




谢谢观看 :)


写得有点急,日後有机会的话会小修一下...(但依照我惯例会修到面目全非的机会很大..哈哈..)




想一起写百日K莫的话请打开QQ 然後加群吧


长安月下 389305917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