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越苏】乱炖时期的爱情Part 14

清荫圆影:

十四  防火防盗防感冒


 


林越和百里屠苏对视一眼,确认彼此都做好了准备,然后有条不紊地开始了他们的工作。


月亮刚刚爬上了山脊,连绵起伏跃动的波光,让那些庞然大物并不一味是同种颜色。然后照亮了神庙中央的场地,将他们两人的影子拉长。


林越神色平静,动作沉稳,将手中法杖平举,开始念咒。


那些奇异的咒语如同潮水一般涌出,百里屠苏作为旁观者,有一种奇妙的、仿佛被席卷的感觉。它们渐渐淹没他的身体,然后将他的意识分解成支离破碎的部分。


他想到之前林越和他说过,或者心无挂碍,或者所思所想只有钟情之人。当即收敛了杂七杂八的心思,只一心想着关于陵越的事。


随着咒语的延续,那种身处海浪之中的感觉越发强烈,百里屠苏不为所动,只想着需要做好的一切。他闭着眼睛,不知道外界的变化怎么样,但可以听见林越的念诵声渐渐低下去,还莫名地离他越来越远。


又过了一阵,百里屠苏鼻端嗅到了不同于方才神庙的气息。一种浓重的潮气混着土腥味儿掺杂在他周围的空气里,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之前呆的地方了。百里屠苏心里一喜,他试探着喊了声:“成功了吗?”


没有人回答。


应该说这个新的地方实在太寂静,静得有一点微妙,难免叫人瘆得慌。


百里屠苏睁开眼睛。


大约这里也还是夜间的关系,四周漆黑一片,只能依稀辨别出一些树丛模糊的轮廓。百里屠苏站起身来,打开手机电筒向身边照了照。不知为什么,这光总也照不远,他只能照亮身侧的矮小灌木和爬藤植物。林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百里屠苏喊了几声都不见回答,只好就此作罢。


或者等待天亮,或者先走着找一条出去的路。


百里屠苏思考了一会儿,决定选择后者。他想这树林就算再怎么大,也不可能穷尽一夜都走不出去吧。


他选定了一个方向前进,路并不好走,可以感觉到各种植物在他脚下被踩踏挤压的吱嘎声响,在这种环境里居然有些惊悚的味道。百里屠苏一心一意往前走着寻找出口,倒是没有特别在意。


他就这样一直移动着,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是慢慢的,他发现哪里不太对劲。手机上不知为什么显示不出时间,或者即便有,百里屠苏觉得也和这个世界的真实时间不相符。但电池电量的消耗却是显而易见的事。他离开村寨的时候为了防止意外,特意充满了电,并且在最初掏出手机的时候电量也十分充足。


可是现在,大约是一直打开电筒的缘故,他已经只有50%的电量。而这片树林还是没有尽头。另外,即便耗电的速度再惊人,这样的行走至少也过去了三小时以上,周围依旧是黑沉沉的夜色,完全没有亮起来的意思。


百里屠苏开始觉得不妙。


他索性停在原地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抱着手指间敲打自己上臂,却也没有比起等待或者继续找下去更好的方法。


这里是他们要去的乌蒙灵谷吗?林越现在又在哪里?以及最棘手的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点究竟是一座原始森林,还是一个有着超出常理设定的世界。


他这样思索的同时,感觉到口袋里的焚寂又开始发烫。


 


林越在一阵白雾环绕之后终于再次获得了清晰的视野。他有些紧张,还有些担忧,迅速地检视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之后他心中一紧——竟然是神庙?!


莫非传送失败,他和百里屠苏还呆在原地?


林越走了几步,想看看百里屠苏怎么样,也想再试一次,却看见前方神庙的地上有个人影。


那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直保持着跪拜的姿势躬身伏在地上。旁人或许不知,但林越自小在乌蒙村寨中担任巫祝,自然明白那是向巫神请罪的姿势。看那人似乎以及跪拜了许久,大概身上都僵了。林越心里不忍,走上前去想要问他为了何事请罪,却在看到他身上的服饰时候愣了一下。


蓝色长袍,虽然在夜间看得不太分明,但那象征大巫祝的花纹和标记林越是怎么也不会看错,而且这一身明显是全套,就算称为盛装也不为过。这身衣服除非是节庆或者重要的祭祀,是不会随便穿出来的。现在村子里没有这样的事,莫非——


林越神色一凛,他此刻的心忽然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跳得太快,让他几乎要担心起来,怕这样的声音会吵到了那个伏在地上的人。而他手上的动作却是极致的温柔,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然后放低了声音问:“云溪?”


地上的人没有动作,对他的小心翼翼毫无回应,或者他猜不透那是不是吝于回应。


“……云溪?”林越咬咬牙,稍稍提高了点声音,见那人还是没什么动静,只好伸手极其小心地把他扶了起来。


韩云溪阖上眼睛之后总显得格外安详清秀,可是此刻他的神色未免太过缺乏生气了些。林越不知道是不是这月光太苍白的缘故,他眼中的韩云溪竟然失却了那种他特有的朝气美感,显得麻木宛如赝品。林越看着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被人扯上了一层黑幕,他气恼地发现他看不清韩云溪的脸,后来才隐隐发觉是他自己心口那一阵阵的钝痛,带来了脑海中寂静的轰鸣和眼前不清不楚的现状。


他强迫自己闭上眼冷静下来,再试着去握韩云溪的手,倒是并没有觉得很凉。林越心里稍稍安慰了一些,想着无论如何,先带韩云溪去休息比较好,他这副样子大约是行请罪礼太久有些不支的缘故。


林越不知道韩云溪的家在哪里,再说走到那恐怕花费的时间太多,他只好把少年横抱起来,想带他去神庙一般都有的巫祝的房间。韩云溪乖乖地靠在他怀里,要不是他完全没有力气揽着林越的脖子,他想他大约会为这样的场景而心跳加速——当然,不是现在这种因为担忧而产生的。


巫祝的专用房间一直都会有人打扫,林越将韩云溪放在床上,给他宽去外袍,再除了鞋袜,盖好被子。他不敢离开这少年片刻,只好坐在床边,犹豫很久,终于没能克制住心里所想,把他的一只手握在手中。


这时候他才发现,方才自己的手也是凉的,才会觉得韩云溪体温如常。现在体温恢复过来,再去握韩云溪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凉得让他几乎要在这样暖和的天气里打个哆嗦。林越心里的情绪纠结在一起难以言说,他只能摩挲起韩云溪的手,想让他快点暖和过来,不再是这样苍白的模样。


韩云溪的手在他掌心渐渐回温,热度的交换让林越多少放心一点。他再为韩云溪探视了一番,觉得他应该没什么大碍,或许只是太累,便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又掖好了被子,出门想烧点水给他。


把水壶放在炉子上的时候林越才有点懊恼地想起他和百里屠苏走散了,这件事让他忧心不已。出天之门是否只能联通两个世界他并不知晓,百里屠苏也可能面临着掉落到了其他的世界的间隙中的风险。林越蹙眉,来到这里的诀窍之一是坚定信念,他相信以百里屠苏的意志力这点是毫无问题。


或许可以用追踪的法术试试。幸好之前百里屠苏曾经借给他一把伞,现在倒是成了追踪用的良好依据。


林越当即结了手印,催动术法找寻百里屠苏踪迹。一时间罡风四起,自下而上席卷,连带他衣角发梢都飞扬起来。四周的尘埃草屑纷纷升起,盘旋着向四周飞散而出。一道道幽蓝光芒宛如水波,以林越为中心向他周边辐射,继而旋转不去。那些明亮光芒照得他面容越发端正,也映出他随着查探效果而变化的表情。


既在这个世界,又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林越一脸凝重地收了术法,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始料未及。若是百里屠苏就在这个世界,他能够很容易地按照术法指引找到他的所在。偏偏查探出的地点暧昧不明,虽然能确定他在这个世界,可是无法标示他的位置,而且找到的地点还带着一层显示他不在这个世界一般的幽深绿芒。


故而林越只能假设他此时处在一个微妙的间隙里,可能是一个即将脱离这个世界的天外之地,也可能是位于两个世界的夹缝之中,或者……


他眯起眼睛,想到曾经看到过的天地洪炉之景。那个山崖说不定有什么神秘之地,如果百里屠苏可以算是到了这个世界,又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境况,那里可以说是最值得怀疑的地方。云溪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先去查探一下好了。


林越这样想着,先将烧开了的水从炉子上取下,找了杯子烫过,给韩云溪倒了送去。他再回去的时候韩云溪一只手伸出了被子外,眉心也紧紧皱着。林越不由得露出点笑意,想帮他把手放回去。俯身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少年面上泛着些不正常的潮红,他张开嘴,好像缺氧一般呼吸得有些急促。


林越忙试了试他的体温,果然不太正常。他心中一急,差点碰翻了放在一旁小矮几上的水杯,手忙脚乱了好一阵才淡定下来。


亏得自己还是个医生。他有些自嘲地笑笑。明白在这里应该是找不到抗生素这类西药,再者韩云溪大概也受不了这种药物,林越想想,大约只能重操旧业当个兼职中医。


他担任大巫祝的时候这是职责之一,也算是村里的医生。神庙附近通常都会有一两亩地用来种植各种药草,每个巫祝也会自备些成品。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庙是否也是如此。林越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去找了找,发现这里的神庙布局倒是和那边一模一样,草药也顺利地找到了。


再接下来的煎药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想到韩云溪一直以来都挺讨厌吃苦的,呃,虽然也基本没有人会喜欢苦的,林越实在是有些苦恼。他总觉得见不得韩云溪受一点点委屈,哪怕那只是一碗退烧药。要是旁人知道他这番想法,指不定要被这种把人宠上天的精神感动震撼得只想敲着他脑袋,告诉他这不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请医生你醒一醒好么!还有秀烧快尤其还是这种亲妈都想烧的你们怎么就是不懂呢!


他想来想去,又去药橱里翻了些大枣和冰糖。不过看韩云溪的情况大枣是吃不下去了,他就把把一两颗大个点的冰糖放在药碗里。然后他小心地扶起了韩云溪,为了方便喂药,只好让他靠在自己肩上,然后舀起药汁慢慢叫少年喝下。大约还是觉得苦,韩云溪极其不情愿地略略挣了两下,林越大气也不敢出地腾出一手顺着他的脊背,等他平复下去才接着喂。终于喂完了整碗,他又让他吃了颗小点的冰糖去去苦味儿,等一切做完才发现竟然出了一身的汗。


韩云溪偏着脑袋,热络的呼吸喷在林越脖颈上,那处的皮肤激灵着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方才只顾着喂药倒是没在意,先下的感觉却格外明显。林越脸上微红,手上动作倒还是稳当,打算扶韩云溪再度睡下去。


“……陵越……”韩云溪忽然模糊不清地嘀咕一句。


林越一开始以为他是叫自己,后来想想当初未曾告知他姓名,那他念叨的,应该是百里屠苏的师兄才对。


他此刻心中难受,偏偏却扯出一个苦笑来,就更显得神色寂寥,从见了韩云溪之后涌现的那些鲜活气息一下子散尽,衰败无比。


却在这时候又听到韩云溪接着说下去:“……我不喜欢……”


所以……全文是“我不喜欢陵越”?!


林越瞪大眼睛,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他一时情急,脱口道:“那你喜欢谁?”


韩云溪完全不给面子,嘀咕完这句就彻底睡了过去,等了许久都不再有梦话泄露了。


林越傻等了半晌,也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疑神疑鬼了。他扶了下额,帮韩云溪好好盖上被子,就此看着他陷入安睡。


晚安,云溪。




TBC




请不要嫌弃有了媳妇忘了朋友的林医生→_→(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评论

热度(13)

  1. 禾先生清荫圆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