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霆峰衍生·同居那些事儿(16)

满月落:

弟弟们是爱大哥的(๑•̀ㅂ•́)و✧




【十六】


 


为了庆祝林皓和陈均平搬回家住,几人打算在今晚在家里多做点好吃的聚一下。屠苏就带着姜希宇开着车接了下班的陈三六,三人一起去超市采购了。在超市里还遇到了一起来置办一些日常用品的林皓陈均平,几人就买好东西一起回家去了。


 


到了家门口,还遇到了下班回来的阿霆陵越崔略商,三人很有眼色地走上前来替屠苏和陈三六分担了手上的大兜小兜。


 


阿霆伸手要去接姜希宇手上的袋子,他却摇了摇头,小声说自己能提动。看着确实也不大的袋子,阿霆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看到姜希宇期待着表扬的眼神,笑的更加开心了。


 


“……希宇做的真好。”被表扬了的姜希宇开心的笑了起来,乖乖跟着阿霆往家门口走。


 


门一打开,就先听到客厅里宁致远大吼了一声“安逸尘你混蛋你再说一遍?”随着他的声音,还有一个什么东西朝着门口就飞了过来。


 


开门的屠苏见到有东西照脸飞来条件反射就偏头躲了过去,跟在后面没反应过来的崔略商被砸个正着。


 


无辜地眨了眨眼,崔略商伸手接住了从自己脸上划下来的‘凶器’……宁致远的手机。


 


几人在门口默默对视一眼,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摸了进去。


 


只见安逸尘和宁致远两人在客厅里僵持着,宁致远面色铁青,好像气的不轻。安逸尘背对着几人看不到表情,却也一眼就看到他握成拳微微发颤的手。


 


宁致远抬眼看了看从门口进来的几人,似乎是不打算吵下去了,扭头就准备走。安逸尘却没有给他机会,一把拉住了人的手腕,狠狠攥着。


 


几人听到安逸尘压低了嗓音,咬牙切齿地说道:“没说清楚你敢走。”


 


宁致远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脸上表情变得狰狞起来,明显是被安逸尘抓疼了,却只是死死咬住牙关,也不肯开口示弱。


 


安逸尘抓着人的手腕顺势要把宁致远往自己身边拉,却突然被冲过来的姜希宇抱住了胳膊,皱着眉头一副要哭的样子盯着自己:“……你放手,大哥,疼!”安逸尘看了看姜希宇又看了看面色已经有些苍白的宁致远,手上的劲便放松了点,宁致远趁机赶忙抽出了手转身要走。


 


一把拉下姜希宇抱着自己胳膊的手,安逸尘就要追过去伸手拉宁致远,却被屠苏和林皓挡住。


 


屠苏一把抓住了安逸尘的手腕,眸色一沉:“……逸尘哥,别逼我动手。”


 


林皓倒是没有屠苏那么吓人的表情,但是也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安逸尘:“逸尘哥,不管你们为什么吵架,你也先冷静冷静吧。”


 


陈三六匆匆扔下了手里的东西,拉着一脸担心地姜希宇跑上了楼去。屠苏放开安逸尘的手,也和林皓转身上了楼去。


 


安逸尘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的楼梯口,气的转身踢了一脚沙发。不知又想到了什么,骂了句脏话就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听着洗手间里哗啦啦的水声,估摸着安逸尘是在洗脸冷静。崔略商揉了揉自己刚才被手机砸红的鼻子,歪头问阿霆:“大哥……你见过二哥这么生气的样子吗?”


 


阿霆摇了摇头:“……他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哭哪有功夫生气,长大了又是滑头一个,生气了你也看不出来。”


 


“谁说的,生气的笑容会扩大好几倍,看着就吓人。”陵越在一旁提起林皓几人扔下的袋子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吐槽到。


 


陈均平帮着陵越往厨房提东西,在心里吐槽几位哥哥关注的点是不是不太对啊。


 


洗手间的门砰的一声巨响被推开来,安逸尘走出来看了看阿霆和崔略商,转过头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阿霆脱下西服外套松了松领带,走过去坐到了安逸尘身边。


 


“……怎么回事?”


 


安逸尘转头看了看阿霆,又转了回去。一副不想说的样子。被无视地阿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以示安慰了:“不管发生什么,大哥总是站在你身后的。”


 


轻轻点了点头表示道谢。


 


崔略商摸到厨房门口看着客厅里无声交流的两位哥哥,转头对陵越说感觉事态还挺严重的啊,居然把二哥气到不说话了。转了转眼睛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笑着说:“……哎他们几个平时老跟致远哥对着来,没想到有事了一个比一个站出来的快啊。”


 


陵越翻了崔略商一眼,赐字两个:“废话。”


 


“……同意。”陈均平及时补上一刀。


 


卧室里,宁致远抱着手臂坐在大床上,其他四人围着他坐了一圈。


 


抬头看着围着自己坐成圈的弟弟们,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他们小时候缠着他讲故事的时候,也是这样把他围在中间坐成个圈,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听他说。


 


有些好笑地微微勾了勾唇角:“……别围着我啦,该干嘛干嘛去呀?不是说晚上庆祝你和均平回家呢吗?不用去做饭?”说着伸手摸了摸右边的林皓的脑袋。


 


几人却不接话,就只是盯着他看。


 


“……大哥,不开心……希宇难过……”


 


宁致远看到姜希宇一脸担心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却马上笑了起来:“大哥没有不开心啊,你看!”说着还仰起头来大笑了两声,然后笑着看姜希宇。


 


看到宁致远强颜欢笑,四人都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来。


 


“……大哥,你别这样笑,比哭还难看呢。”


 


“……林皓你怎么说话呢,你大哥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笑起来怎么就难看……了……”宁致远转过头一边笑一边说,话没说完坐在正对面的姜希宇就一头扎进了自己怀里,打断了他的话。


 


“……大哥,不难过,希宇陪着大哥。”听到怀里姜希宇闷闷的声音,宁致远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林皓屠苏陈三六也都靠了过来,伸手把自己和姜希宇抱了起来。


 


“大哥。”屠苏轻轻地开口,声音有些微颤。“我们都长大了,肩膀早就可以给你依靠了。”


 


“……别什么都闷到心里呀,就算是哥哥也不用那么辛苦的。”陈三六接着屠苏的话说到,带着一点点笑意。


 


林皓吭了一会,才慢悠悠地开口:“……我喜欢大哥跟我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样子,你皱着眉头却要对我们笑的样子,小时候就看腻了。”


 


姜希宇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就埋在宁致远怀里使劲地点头。


 


宁致远忽然就笑出了声。


 


“……嗯,你们都长大了。”


 


 


后来那天晚上几人也没吃饭,四人下楼来把家里的零食全部搬到了楼上去,啪地一声把卧室门锁了。害的这边兄弟五人,哦不,是四人,只好烧了开水泡面吃。


 


安逸尘一直沈着脸盯着楼梯口,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四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就不多问,吃完泡面看会电视发现自家的似乎是不打算从宁致远卧室出来了,也只好没办法各回各屋睡觉去了。


 


但是之后一连三天,宁致远和安逸尘进行了冷战也就算了,宁致远的弟弟们也都跟大哥团结起来一条心了,对自家恋人也统统进入了无视状态……当然只是表面上的,私下还是发发短信说说话的。不过这样也还是很让人着急,都三天没回自己卧室睡觉了……


 


安逸尘更是在客厅睡了三天。


 


眼看着今天恋人们又在宁致远卧室陪他们大哥了,几人叹着气回了屋去。


 


客厅灯一关,就整个暗了下来。


 


安逸尘在沙发上翻了一会,睡不着,就坐了起来。眼神不由自主地就瞟向了楼梯口。


 


从他认识宁致远以来,两人就没吵过架,更别说冷战三天了。宁致远这几天就刻意躲着他,怎么也见不到,好不容易见到了他也目不斜视地就匆匆离开,或者就是身边跟着屠苏,安逸尘也不好过去拉住他。


 


都快忘了三天前到底为什么吵架。


 


想了想,哦,好像是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给他发的短信,言辞暧昧,自己一时被醋昏了头,问了他一句是不是有别的喜欢的人了,要是有的话说一声,自己马上就走。


 


安逸尘轻轻笑了声。


 


笑自己怎么会一时冲动说出那样的话来。却忘记自己那天为了赶回来吃饭拼了老命把那天应该是加班才能完成的工作给提早做完了,导致用脑过度一直有些隐隐胀痛。


 


很想知道宁致远这几天睡得好不好,他上班去的时候他有没有好好吃饭。晚饭反正是没下来吃过,不知道屠苏带上去的饭他有没有吃……总是吃零食对身体不好。他的胃本来就不好……


 


想着想着突然听到楼上有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安逸尘奇怪地望向楼梯楼。


 


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一个人,虽然很暗,但是安逸尘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的身形是宁致远,来不及多想大脑也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安逸尘就已经掀起了身上的毛毯,连拖鞋也没顾得上穿,就跑了过去一把将人抱到了怀里。


 


宁致远看到安逸尘冲过来的时候愣了一下,被抱住之后却忍不住鼻子发酸,条件反射的就抬手回抱了对方。有好多好多想说的话,最后想了半天却只说了句:“……睡沙发,冷不冷?”


 


安逸尘好笑地窝在宁致远肩窝点了点头:“冷,小少爷陪我一起睡吧。”


 


“……本少爷才不睡沙发呢。”


 


“嗯,那我也回去跟你可爱的弟弟们挤一挤?”安逸尘说完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两声,怀里的人没有答复,他便笑着将人打横抱起,放到沙发上,然后自己侧躺了上去,把人使劲往怀里抱。


 


“……致远,我错了……”贴在宁致远的耳边轻声说道。他却只是低低地恩了一声,不搭话。


 


宁致远睡着之前迷迷糊糊想着,三天来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早上接到电话有急诊的林皓天还没亮透就匆匆起床跑下了楼来,看到沙发里抱在一起睡的正香的两人,忍不住笑了笑。


 


掏出手机来拍了张照片,这才心满意足地出门去了。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