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百里屠苏与他的同学们(十六)

可是你却如此缓慢:

===


 


期末考试的排位表出来了,贴在走廊的通知栏里。


 


课间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出来看。


 


肇临拉着方兰生挤在人堆里看了半天,出来汇报:“班长自己在二考场,晴雪和月言在一考场,芙蕖姐和陵端在四考场,兰生自己在五考场。”


 


“屠苏呢?”陵越问。


 


肇临微微一笑:“屠苏和我一起,在三考场。”


 


陵端皱眉:“不是,你和百里屠苏一个考场,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肇临依然微笑。陵端瞬间反应过来:“卧槽!”


 


屠苏不明所以:“?”


 


肇临微笑着勾着他的脖子揽着他去一边说悄悄话了。


 


陵端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看着二人的背影。方兰生站在他旁边,说:“叛徒。”


 


陵端“哼”了一声


 


方兰生说:“抛弃我们。抛弃你。”


 


陵端面色阴沉。


 


方兰生说:“为了抄个答案,卖友求荣,丝毫不顾兄弟孤零零在考场,没得抄。”


 


陵端向前一步。


 


方兰生说:“你能忍?”


 


陵端忍不住了,刚要冲上去缉拿肇临,陵越走到了他们身后。


 


陵端硬生生的从俯冲的姿势把自己掰回来,还扭着了脖子,哎呦哎呦的求救。方兰生在他歪着的脖子另一边使劲推了一掌,给他推回去。


 


“妈的你推过头了!又扭着另一边了!”陵端歪着头骂。


 


正好这时肇临已经贿赂完百里屠苏,两个人哥俩好的勾肩搭背的走回来,一看陵端歪了,对着他的头就推了一巴掌,力气过大,猛地把陵端推向墙壁,头磕到墙上“咚”的一声。


 


肇临说:“你咋这么不经推。”


 


陵端眼含热泪,爬起来就朝肇临冲去,肇临撒腿就跑。


 


“端端你冷静这是意外不要冲动!”


 


“我是你爷爷!我是你爷爷! ! !”


 


方兰生追着喊:“别打啊,有话好好说啊!”


 


 


 


走廊里久久的回荡着三人的咆哮声。


 


 


另一边,晴雪和月言正在开心的在一考场找自己的座位。


 


“月月月月,找到了,咱俩挨着呢。”


 


“太好了,坐的这么近呀!”


 


芙蕖站在身后,低头按手机,按按按按按,转身挤出人群自己走了。


 


 


屠苏和陵越看看左边,看看右边,面面相觑。


 


屠苏说:“班长,考完我在教室外面等你。”


 


陵越说:“嗯。如果我出来早我就去等你。”


 


屠苏说:“好。”


 


走了两步,陵越又想起什么,回头用半开玩笑的口吻道:“作弊小心会被抓啊。”


 


百里屠苏抱着手臂思考两秒,朝他眨眨眼睛,微笑。


 


陵越挥挥手,一脸“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自己走了。


 


 


===


 


 


考试分了三天,第一天考两场,第二天考两场,第三天考一场。考试之前有两天假期,大家自己在家里复习。本来之前约好了当天早晨在学校门口见,可是到了考试那天,在学校门口见的只有陵越和屠苏。


 


另外六个人不见踪影。两个人早预料到般互看一眼,就各自道别去自己的考场了。


 


考场都是班级划分出来的,每个考场都包括四个教室。屠苏找到自己要去的教室,又根据学号找到自己的座位,同别的早到的学生一样,拿出课本来复习。肇临直到快响铃了才风风火火的冲进教室,人看起来也心事重重。发卷子的时候还把笔不小心撒了一地,被监考老师训斥一通,灰溜溜的捡了半天才开始答卷。


 


考到一半的时候,趁着监考老师转身,屠苏面不改色的抛了个小纸团过去。肇临敏锐的接住,悄悄比了个ok的手势,埋头狂抄。


 


监考老师回身,镜片反光的在周围扫一圈,继续回头看前面的考生。


 


 


第一天考的都是主科,考起来累又紧张,考完两科出来吃饭,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种因素影响,饭桌上的气氛格外的沉闷。


 


陵越和屠苏坐在他们中间,一人一边默默吃饭,用微信交流。


 


“班长,数学多选题最后一道是不是选AC。”


 


“你猜。”


 


“你一定是选错了吧。”


 


“你猜。”


 


“难道选AB。”


 


“你猜。”


 


“……喂不要拉黑我。”


 


“我也选了AC啦。”


 


 


 


第二天早晨,依旧如此。


 


百里屠苏这次团的纸团小了些,因为答案较前一天相比不需要写那么多字。结果因为太小,肇临差点没接住。


 


监考老师敏锐回头,肇临刚好把纸团按到手底下。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刷刷答题。


 


监考老师摸摸后脑,回身继续在教室里踱步。


 


 


中午吃饭的时候。


 


“屠苏,听说一考场有人作弊被抓了。”


 


“好倒霉。”


 


“被抓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班长放心,我不会被抓的。”


 


“为什么?”


 


“因为别人的名字都是三个字,我的名字却是四个字。”


 


“和这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我乱编的。”


 


“班长不要拉黑我。”


 


“班长班长班长班长班长班长班长班长班长。”


 


 


 


 


第三天的时候,监考老师不再四处瞎晃了。


 


他在百里屠苏和肇临身边转来转去,转了半场,才把步子迈向其他地方。


 


他刚一走开,百里屠苏的小纸条“嗖”的就飞向肇临。监考老师如同背后长了眼,猛的一回头,咔嚓,晃了脖子。


 


被闻讯赶来的其他老师领到前面掰脖子。


 


肇临捂着被投中的脑门,奋笔疾书。


 


 


中午吃饭的时候,芙蕖没来。她发短信说:不太舒服,不过来了,大家吃吧。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沉闷。晴雪和月言都在发呆,戳着面前的米饭,快把饭盘戳出洞。陵端和肇临心不在焉,谁也不理谁,方兰生默默的自己喝牛奶。


 


“班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嗯。我也觉得。”


 


 


吃完饭,大家去丢餐盘,陵端走在陵越后面,两个人一起出门。


 


陵越说:“怎么回事啊你们。”


 


陵端揉揉自己头发:“烦。”两个人在单杠旁边停下来。


 


陵端倚着单杠,仰头看天:“班长,你说人到底会不会变啊。”


 


陵越说:“当然会啊。”


 


陵端说:“我以前没想过这么多,但有时候也确实觉得自己挺没心没肺的。我这人吧,不想的时候是不想,一旦想起来就没完没了。我觉得特麻烦,可是又没办法解决。有时候真想闭眼一觉回到我妈肚子里,无忧无虑。”


 


陵越在他旁边看天:“有问题呢,不想解决是正常的,有时候只靠沟通是没办法的。但太过消极的话,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的。”


 


“可是我就觉得很烦啊,明明每天都要面对的人和事,为什么要有变化呢?”


 


“别人在变的时候,你也在变。况且不是所有变化都是坏的,在你反应过来以前,你不是也已经接受了吗?”


 


陵端看着天,叹了一口气,不说话。


 


 


 


百里屠苏提着一袋食堂买的小笼包和一杯绿茶,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找到了正趴着发呆的芙蕖。


 


芙蕖接过小笼包对屠苏笑:“哇,还是热的。”又摸到底下还有什么,打开一看,是一小包山楂。


 


屠苏说:“她们说你喜欢这个。”


 


芙蕖低头咬着山楂不说话。


 


教室外面安安静静,不时有值日生路过。天有点阴,大家考完试都回家过寒假了,只有小部分还在流连。教室里的空调还没关,在空气中嗡嗡作响。


 


屠苏说:“你没事吧。”


 


芙蕖说:“没事。闹闹别扭,明天就好了。”


 


她支着下巴,叹口气:“闹闹别扭,还不好意思说。感觉自己也这么大个人了,好像有点丢人。”


 


“但是心里又觉得不太开心。”


 


屠苏倚着课桌站,抱着手臂望向窗外,操场边上,陵端和陵越还在倚着单杠看天。


 


“我很喜欢晴雪,也很喜欢月言,也喜欢和她们在一起,像宠着妹妹一样宠着她们。可能我这种心态就是错的,不然也不至于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你说她们也喜欢我吗?”她忽然问屠苏。


 


屠苏低头看她:“你觉得呢?”


 


芙蕖自言自语般:“你知道吗,去年夏天放暑假,月言回老家了,离我特别远,结果她骑了一个多小时的单车来找我去游泳,差点中暑,把我吓坏了……有一次我来姨妈,肚子痛的走不了路,是晴雪把我从半路背回家的,她那么瘦瘦小小的一个,都要把她累趴了……”


 


“明明她们对我超好的,可我怎么就是会觉得不开心呢?”


 


芙蕖皱着眉头啃山楂。屠苏沉默的在旁边陪着她。


 


过了会,屠苏说:“大概友情就是,在乎越多,越觉得不满足吧。”


 


芙蕖怔怔的看着他。


 


忽然,窗口探出来两颗人头。屠苏和芙蕖回头看去,看到晴雪和月言趴在教室的窗口,紧张兮兮的往里看,一个手里拿着芙蕖爱吃的奶酪蛋糕,一个手里捧着芙蕖爱吃的杏仁豆花。


 


芙蕖忍不住笑起来。


 


 


窗外的陵端看着天,忽然说:“班长,我怎么起不来了?”


 


陵越转头:“嗯?”


 


陵端:“班长,帮帮我,我好像脖子又扭了……”


 


陵越正要帮他,肇临和兰生忽然从操场另一端朝这跑,一个前一个后,肇临在后面猛地踹陵端一脚,陵端踉跄的朝前扑去,扑到方兰生身上。方兰生伸手捧住他的头,前后左右飞快摇晃。


 


“好没好!好没好!还扭不扭!”


 


陵端被摇的眼泪横流,从方兰生手中挣脱出来,一手抓一个按着头往单杠上磕。


 


“你们为什么老欺负我!你们为什么老欺负我!你们怎么都欺负我!”


 


 


芙蕖吃了一口杏仁豆花,忽然痛苦的捂住嘴巴。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太凉?”月言紧张的看她。


 


“不是。”芙蕖捂着嘴巴含糊道:“山楂吃太多,牙倒了。”


 


 


 


放学回家。


 


前面,方兰生和肇临一人顶着一个发亮的大脑门,还负责背着陵端的书包,垂头丧气。陵端走两步就在后面一人给一脚。


 


“给我走快点!”


 


两人回头骂:“陵端你个傻X!你会遭报应的!”


 


“滚!我是你爷爷!”


 


“你是我家狗!”


 


三个人一路骂骂咧咧。


 


 


晴雪和月言分两边抱着芙蕖的胳膊,三个人就快贴到一起,每人还有一只手放在芙蕖的兜里。


 


三个人步伐艰难的前进,表情还美的不行,死活不分开。


 


 


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个人默默跟在后面。


 


屠苏看着前面两个“三”,问陵越:“班长,朋友之间也会吃醋吗?”


 


陵越说:“你有过这样的体会吗?”


 


屠苏想了一会,点点头。


 


“那是因为很在乎。”


 


屠苏说:“嗯。”


 


“珍惜这份被在乎的友谊,因为有芥蒂可以解决,但一旦疏远就很麻烦了。”


 


屠苏又点点头,问道:“那班长,你有过这样的体会吗?”


 


“有啊。”陵越答。


 


“诶?”屠苏很好奇。“比如?”


 


“比如下次出来玩,还是不要带阿翔了吧。”


 


陵越抄着兜走到前面去了,屠苏在原地呆了一会。


 


 


 


 


阿翔在家里看着动画片,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跑去问妈妈:“妈妈,打一个喷嚏是有人想我,打两个喷嚏是有人说我坏话,打四个喷嚏,是不是说明我感冒了?”


 


妈妈摸摸阿翔的头:“阿翔真聪明。不过也有可能,是有两个人在说你坏话呢。”


 


“啊?”阿翔的小表情都纠结成了一团。瘪着嘴巴说:“为什么会有两个人说我坏话?阿翔很惹人讨厌吗?”


 


玻璃心的小孩子扑进妈妈怀里。妈妈连忙安慰:“不是的,不是的,往好的方面想,一定是感冒了。”


 


这算什么好的方面啊!


 


阿翔呜呜的哭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