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越蘇)不世為人-Chapter 2

范小紹:

「你讓我很失望。」


孟希凌死盯著凌越開闔的嘴,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好像磨銳了的利刃,一刀、一刀地剜開他的心臟,拜託……不要這麼說……


「不是的……大師兄你誤會了……我……」孟希凌急急忙忙地想要解釋,連話都說不好了,但是他發現他什麼都說不出。


「親眼所見,何來誤會之說?」


是啊!他就是這樣,他自己也很清楚,他做的事讓大師兄失望了,根本沒有什麼誤會。


「若不是屠蘇告知予我……」


百里屠蘇看了陵越一眼,心想他這師兄幫他把這仇恨值給拉得太完美了。


「百里屠蘇!」孟希凌很想冷靜,至少在大師兄的面前……


但是他沒辦法,一聽到百里屠蘇的名字,甚至是和陵越有關的事他就沒辦法冷靜。


空氣異常地流動,一道道強烈的風旋挾帶著濃郁的殺氣鑽向百里屠蘇,陵越知道這股異常的風的危險性,他拔出霄河擋在百里屠蘇面前,瞬間打出數道八卦法印將所有的風旋擋了下來,最後一道則硬生生地將孟希凌打入竹屋內。


「你居然動了殺害同門的心思,簡直無藥可救!」


陵越在竹屋周圍布下結界,孟希凌才觸上結界便彈了回去,他只能眼睜睜地望著外頭。


「你的事待師尊出關後我自會向師尊稟明,在此之前你便於竹屋內靜思,對辟穀之術略有小成的你來說,面壁思過兩年想必不是難事。」


陵越話中的意思想必已經相當清楚,但是孟希凌不肯相信,他不死心地再問:「大師兄還會再來嗎?」陵越是他生命裡最後的一道光,放開了,就墮入了無邊黑暗,他不想……


陵越以及百里屠蘇看見的是孟希凌眼裡滿滿的期望,或者該說是哀求,如果是旁人可能就會這麼軟下心來,但是現實帶來的往往是殘酷地結果,孟希凌面對的是陵越,他的大師兄,別人可以心軟,但陵越不能。


「你……好自為之……」在陵越心裡,沒有教好孟希凌是他的責任,所以他不能心軟,他轉頭執起百里屠蘇的手,帶著百里屠蘇站上霄河,「唉!如果他能像屠蘇你那般乖巧懂事便好,希望這兩年他能好好靜思己過。」


走前,百里屠蘇回頭看了跪在竹屋內的孟希凌一眼,不知為何,他好像稍微懂得孟希凌的感覺。


孟希凌目光呆滯地望著門外的兩人,好似已經放棄了思考,腦海裡不斷地迴盪著凌越那句,如果他能像屠蘇你那般乖巧懂事便好……如果他能像屠蘇你那般乖巧懂事便好……如果他能像屠蘇你那般乖巧懂事便好……


回程的路上,百里屠蘇緊抓著陵越的衣袖,他問道:「師兄,你知道希凌師弟對你,很特別。」


「可能是因為沒了家人,把我當成哥哥依賴了吧!」其實陵越是知道的,他們都是自小失去親人,那種孤單寂寞的感覺他也曾經有過,慶幸的是他在天墉城有師尊,還有屠蘇,他們都如同家人一般,「可是寂寞難耐也不能成為他犯錯的理由。」


「那他們都說師兄對屠蘇很不一樣,師兄待屠蘇也是如希凌師弟對師兄那般嗎?」百里屠蘇問道,因為天墉城裡那些弟子老嚷嚷著師兄對他很不一般。


當然,這麼樣聽說百里屠蘇也是開心的,更何況自入了師尊門下,與他朝夕相處的都是師兄,在他被欺侮時護著他的是師兄,在他生病時沒日沒夜照顧他的也是師兄,若說他這幾年的生命裡最重要的是誰?那非陵越不可了。


「有那麼點,不過師兄對你好是因為你是屠蘇。」聽到百里屠蘇的問題,陵越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百里屠蘇笑了,雖然答案不如他一開始想的那般,但是這個答案好似更好一些,師兄對他好是因為他是百里屠蘇……


 


----------------------------------------------------------------------------


心情一差
一不小心就罷工了兩天……

评论

热度(6)

  1. 禾先生范小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