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衍生cp】恍如隔世02﹣03

kaze:

追六兩個小可愛上線


致遠大哥也上線了不過好快又下線了


剛開始cp感不會很重預計以後會愈來愈重的相信我




﹣02




寧致遠從一年前就成了家裡蹲和屠蘇同住,以往的愛作怪小霸王性格也從此收儉許多。拿著筆記本就能在家裡待一天,最近還迷上線上遊戲成了網癮少年,每天的午飯和晚飯時間都被屠蘇拖出房間,吃過飯又回房間打副本拿裝備。屠蘇管不了大哥,原本在電腦上限制他上線的時間當天就被寧致遠破解了,於是只能任著他玩,在飯點和睡覺時間就督促他。




今天寧致遠玩累了就攤在沙發睡覺,冷氣呼呼地吹也不蓋一張薄被子。屠蘇回到家見到便嘆了口氣。




冷病了逸塵哥會抱怨




屠蘇走過去想為他蓋被子,但好像吵醒了寧致遠。




「屠蘇…你回來就好了...!好臭!你去哪兒了?」




「三六拜託我去A中學看看,在那裡沾染上味道。」




「那個鬧鬼的中學啊…昨天聽三六說過是小學同學在讀那間學校?」




「好像是。」




「三六太好心了。你快點去洗澡,萬一屋裡留了味道又是麻煩我。」




寧致遠一隻手捏著鼻子,另一隻就揮揮手示意屠蘇快點離開,便打開電視觀看。




屠蘇拿了乾淨的衣服進入浴室,正想關門時想起還有沒說的,伸出頭對著寧致遠的背部說




「我今天見到師兄了。」




然後把門關上。




「我知道」




等浴室裡傳來水聲,寧致遠唸出一個咒語




「淨」




瞬間,整個房間的空氣再不像之前充滿腐爛味道和陰氣。




屠蘇用四葉水洗澡才洗走腐屍味,有點慶幸三六升讀高中時沒有選這間學校。




在剛才繞著倉庫走時,不管是生灵的怨氣或死者帶不走的怨氣都聚集在那裡,大概這間學校發生了沒有對外公開的秘密才會造成此時此刻的結果。




若果三六進了這間高中,除了自身麻煩外,對其餘的兄弟也會有影響。




不過既然師兄接手了,相信不會有問題。




陵越送屠蘇上計車程後便開始他的工作,他需要更多資料去瞭解情況,很多疑問還沒解決便不能隨便行動。




他撥出一個電話。




「略商,在警局嗎?」




「你待會幫我查一下A中學的事好嗎?」




「麻煩了,對,你別打擾他溫習,屠蘇知道了會罵我管不好弟弟。」




掛斷電話,陵越看了時間,決定先回趟家休息。




略商在那邊掛了電話,翻了身繼續攤在床上玩手機,思索了一會向認真溫習的男生問道。




「三六,你是不是說A中學鬧鬼了拜托你的二哥去看看?」




三六愣了愣,放下書本,椅子一轉就面向略商。




「嗯,怎麼了?」




「我大哥找我要A中學的資料,好像是工作」




三六吃驚地張開口。




屠蘇哥去了,陵越大哥也去了,所以他們遇上了。




「怎麼辦!?致遠大哥知道他們見面了會生氣的!」




略商起身將三六擁入懷,「沒事的,你和我在一起也沒見你怕」




他們


不被允許在一起


卻偏偏分也分不開


逃也逃不開


就像每個動作都被控制


心甘情願地接受


只求此半生安穩


能與你相伴




﹣03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陵越翻了一晚上略商從警局偷帶出來的資料,揉揉有點發疼的腦袋。好像情況比自己想像的嚴重,也明白到那些怨氣因何事聚集。




A中學一直被傳有學生受到欺凌,但礙於名聲關係,學校都極力壓抑輿論,警局留下紀錄也沒追查下去。造成A中學仍是名校每個學生都想考進去的學校。


失蹤的女學生便是今年才入學,父母都在外地工作由年邁的奶奶照顧,聽說都是受到欺凌的學生。警察曾找奶奶問話,奶奶半年前發現孫女身體有傷痕,校服也破破爛爛的,但每次問起她她都說沒事。除了她,一年前也有位女學生的家長報警失蹤了,一星期後被發現屍首掛在倉庫附近的樹上。也是受欺凌的學生,父母在女生失蹤前幾天發現女兒被欺負已經報警處理,也不用她回校上課。但不知為何一星期後是穿著校服在學校上吊自殺。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陵越在網上尋找一年前學生自殺的新聞,確實是有A中學的新聞,但轉發量留言量都很少,幾乎沒人關注到。




學校的聲譽問題比人命更重要






第二天下午陵越約了屠蘇一起到學校,三六最後一科考試也在早上考完,也以學習為理由跟上,略商就說不放心小呆子也一起跟過來。




「崔略商你不用上班?」




「要啊,我跟上頭說我是來調查A中學的鬧鬼事件就讓我出來了。反正待在警局裡沒事做。」




主任出來迎接他們時見由兩人增至四人,樣貌都和陵越與屠蘇一模一樣,主任有點奇怪地望了好幾眼。




他們首先來主任室拿還在失蹤的女學生的資料,所謂資料也就只有履歷表,陵越看了眼直接合上將資料夾放到桌上。




「你知道欺負她們的學生嗎?」




主任真的嚇出汗,用手帕抹抹臉,眼睛看一看另外三個安靜地喝著茶的三人,身子向陵越方向伸出去低聲說




「雖然外頭說我們的學生受欺凌,但真的沒有這回事,都是學生無聊才傳出去的。」




略商看過警局的資料,冷冷地嘖了一聲,礙於案件是委托於陵越的自己也不好出聲。夾在陵越和略商中間的屠蘇和三六,一個淡定地喝茶一切交給陵越處理,一個就慌慌張張眼睛來回望略商和主任。




「那我們來談談一年前死去的女學生吧,你知道有什麼原因會讓她尋死?」




「這…這件事和那件事有關嗎...?」




「有沒有關係尚要理清那位女學生為何要在學校自殺,那一星期去哪了,我們也還沒進去倉庫看過。」




主任似乎不太想說,他轉移話題將他們帶到倉庫,開了鎖讓他們進去就離開了回自己的辦公室,陵越也由著他,反正想要知道的還是有方法知道,只是不爽這間學校的作風想為難他們。




只是三六和略商是第一次近距離聞到味道,一時受不住那種惡心感乾嘔著,陵越和屠蘇就幫他們順氣,心想還好有心理準備。




三六咽下口水,蹲在地上把剛才想到的再理了理思緒,然後驚訝地望向屠蘇「那個失蹤的女生...」已經死了?




屠蘇知道他想什麼,點點頭。




這屍臭味應該就是那個女學生的屍體傳出來的,雖然死了屍體卻被人控制著,而且還用法術壓抑著味道,這也是進來冒險的人發現不到可疑的原因,可這炎炎夏日屍體腐化的速度就會控制不住。




如果他們沒想錯的話,這幾天又會有一女生失蹤當替死鬼。




屠蘇和三六在外交談,陵越見略商沒什麼問題就丟下他進去倉庫查看,略商覺自己沒事了,用手指捏著鼻跟進去。




陵越環視一周,確實只有蜘蛛網和積灰的雜物,除了地上有點不正常。陵越發現木造的地板上有些沒全陷進地板裡的釘子,蹲下身仔細看,發現整顆釘子是黑褐色。




陵越皺起眉,似乎想到什麼




「略商,你看得出是什麼陣法嗎?」




略商雖然沒有到本家學習,但他是在擅長陣法的支系長大,有許多特別的陣法也只有該家知道。略商找出所有釘子的位置,單看上去位置十分沒有規律,但略商用手電按著自己所想的順序照著每一顆釘子,畫出五個倒五角星,像一個籠子放在倉庫的正中心。




「如果我沒猜錯,釘子也是用血液浸過」




突然他們感覺到倉庫外有濃烈的陰氣,陵越手腕上的鈴鐺搖得劇烈,兩人急急走出倉庫看到屠蘇已經拿出焚寂指向一個披頭散發的女生。




陵越馬上幻化出宵河,站在屠蘇的旁邊,一起將三六和略商護在身後。




「陪我…玩...」




「你是誰?」




「陪我玩啊…你們為什麼要欺負我......」




「說話啊…為什麼要關著我...」










「說啊!!!!!!」




原本軟弱無力的女聲突然變成尖銳刺耳的叫聲,他們都被這叫聲轉移注意力。一個眨眼女生已經衝到他們的面前,張開雙爪想攻擊看起來最弱的三六,只是還沒碰到就被一個無形的結界擋著彈開,這個結界是三六剛才用毛筆畫的,他能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和灵力憑空幻出任何東西。




陵越和屠蘇紛紛用劍刺向女生,女生一個閃身躲開後衝入倉庫關上門。屠蘇趕緊追上去,但發現門已經打不開,轉身向他們搖搖頭。





评论

热度(26)

  1. 禾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