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霆峰/RPS】《看穿》[短篇PWP,道具play,BDSM情节慎慎慎入](上)

空色繁铃:

CP:陈伟霆X李易峰


分级:R18


警告:本篇为霆峰的RPS向BDSM文。本篇为霆峰的RPS向BDSM文。本篇为霆峰的RPS向BDSM文。重要的事要说三遍。本文涉及真人,有大篇幅道具play,不适者慎入。请非常慎重地点进,此处不接受任何形式和理由的掐架。


(先放一半上来看看接受度如何,如果反响不太好或者喷的人比较多,那后半部分就不放了。)


-------本文BGM请自行脑补李政委单曲《看穿》-------






“William,晚上去不去三里屯唱K?”


大太阳底下的停车场,陈伟霆正戴着墨镜低头快步向一个方向走着,身后忽然传来叫他的声音,他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公司里几个玩的不错的同事。


“不去,我不去了。你们去吧,好好玩。”他隔着两辆车冲对面挥了挥手。


“刚录完节目,还不去放松一下么?”行政部的几个小姑娘还想拉他入伙。


“刚录完节目,所以好累哦,”陈伟霆露出一个垮下来的笑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回香港,下次再来玩吧。”


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向刚刚走过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虽然不露什么声色,急着要走的意思却很明显。他又露出一个招牌的微笑,向众人挥挥手,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边走边低下头拿出手机。


 


牛仔裤右边口袋震动两下,李易峰站在商务车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名字后面只跟了简短的三个字:等一下。


他抬起头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人影,于是低下头飞速回了一条:干嘛?你人呢?


“在你后面。”


陈伟霆一边连走带跑地追上来,一边不轻不响地喊了一句,还是一口奇怪的港普。李易峰给他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他,却不问他做什么,只是淡淡质问了一句:“你今天下午没事?”


陈伟霆点点头,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抿着嘴角带出了一点酒窝。


“你那天电话里说的……”


“那天说的不算。”李易峰眼疾嘴快一下截住他的话头,“你不累?不累的话去健身房,累了就快回酒店睡觉。”


“我明天就回香港了……过几天再回北京你又不在。”陈伟霆摆出一副不嗨森的面孔又开始磨他,车上的司机看到李易峰站在车门前老不上来,也从前面的车窗里探出头看了他们一眼。


李易峰想了想,一把扯过陈伟霆的手臂把他推进车里,又自己踩上来,车门一拉,不过三秒钟的事。


“咦,William怎么上来了?”坐在前座的助理惊讶地问。


“他去我那儿,”李易峰往后座上悠闲一靠,特别自然地说:“他在北京没人带他玩,住酒店又不太方便,我让他过来晚上带他去吃个饭。反正他明天就走了。”


“哦,那你们俩小心点,不要被拍到。易峰你现在带着伟霆出去被拍到肯定比带着个女生出去被拍还容易上头条。”


“嗯。”李易峰应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陈伟霆,这家伙果然在冲着他幸灾乐祸地笑笑笑。


“你笑个屁啊,”他拍了对方一下,没好气地说,“好像你自己不是主角一样。”


“我没所谓啊。”陈伟霆又开始用他那口标准的港普考验对方的耐心,还笑得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李易峰索性不理他,转过脸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陈伟霆也不说话了,低下头玩起了手机,两分钟后,李易峰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果然是对方发来的:你那天说的到底还算不算数?


他慢悠悠地回了一条:算数啊。


隔了五秒钟又继续追加了一条:不过你那么傻白甜……后面加的是六个句号组成的一串省略。


陈伟霆看了他一眼,继续在手机上回他:怎么了?


李易峰想了想,指尖停顿几秒打出一行字:没说服力。


这一次陈伟霆没再立马回复他,李易峰等了一会儿,无聊地删掉了刚刚所有的短信,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陈伟霆从旁边递给他一瓶打开了的水,示意他接过来喝。


李易峰一脸茫然和怀疑地接过来喝了一口,其实他不怎么渴啊?他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陈伟霆,对方却又在低头玩手机,似乎并没打算理他。只是他刚从座位上拿起瓶盖准备拧上,手机忽然再次震了一下。


李易峰举着满瓶矿泉水往手机屏幕上随意看了一眼,然后就被半口刚咽进喉咙里的水呛着了。短信上只有简洁的两个字,还是命令式的语气:喝光。


他又去看对方的表情,陈伟霆居然这就专心致志地拿着手机刷起了微博,表情如常还根本不看他一眼。明明不紧张,他却不知怎么就蜷起了放在大腿上的手指,本来懒散的坐姿也变得有些紧绷。


这时候对方又翻出通讯页面,按下一行字发来催他:快点,你看不懂我的意思?


虽然这一出完全是在意料之外,李易峰还是习惯性地很快整理了状态,收起惊讶无措的情绪。他瞥了一眼前视镜确认自己的助理正在专心核对通告日程安排,然后假装自己很渴的样子,若无其事地把瓶口凑到嘴边仰起脖子喝掉了大半瓶。


然后还假装很自然地碰碰陈伟霆,轻声问了一句:“喝不喝?”


陈伟霆抬起头来颇有一番深意地看着他,慢慢摇了摇头。


“不喝那我喝掉了。”他很快喝完了剩下的半瓶,还趁着坐在前面的人不注意冲对方轻轻晃了晃瓶底,真的一滴也没剩。陈伟霆立刻对他笑了笑,低下头去又开始发短信。


这一回李易峰有点紧张,他颇有些不安地等对方发新消息过来,还是只有四个字,看到的瞬间就几乎立刻把他的耐心和平静给打破了。


“一瓶不够。”他看着那四个字,心里用对方的语气默默念出来。


对方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的心底闪过一丝羞耻,但还是什么也没说,低下头回了对方一条:等回家吧。


这个语气虽然不怎么合格,但好歹也算是妥协,陈伟霆简单回了个“嗯”,终于没再说什么。李易峰看看他的侧脸又看看手里的手机,竟略微觉得松了口气,然后才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心跳的有多快。


 


到了住的酒店公寓,陈伟霆不知道李易峰和助理说了什么,对方就没再跟上来。李易峰走在他前面,打开门从鞋柜里翻了一双拖鞋丢给他穿,然后自己径直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端出来。


他还特地倾斜了一下杯口给对方看,姿态里挑衅的意思比服从更明显。陈伟霆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可以,注视着面前的人毫不犹豫举起杯子大口喝下去。视线再稍微往向下扫一点,对方清晰滚动的喉结和很轻的吞咽声重合到了一起。


他看着杯子里的水一点点少下去,最后忽然抽掉对方手里的水杯,直接扔在沙发上。李易峰大约是早有预感,他一靠近就条件反射闭了闭眼睛,意识到自己给莫名其妙吻了才皱着眉睁开眼,刚刚在车上打了半个小时的腹稿在看到对方眼神的一瞬间忘了个精光。


陈伟霆把李易峰表情里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却不去点破。他知道这一定是对方第一次尝试把自己完全交到另一个人手上,肯定会紧张,心里也不是不怕,只是以对方要强的性格,绝不会自己说出来。


李易峰这人偶像包袱背习惯了,什么事都喜欢强撑不说。陈伟霆有时却就喜欢他这一点。没有挑战的事他也没兴趣,反倒是对方这样,让他更加想欺负。


两人都进了房间。陈伟霆把门关上,拉起窗帘,叫对方自己脱光衣服跪到床上去。他自己简单看了一圈,该有的倒是都有,有些东西他甚至都说不上来怎么用。他先从里面挑了一副项圈,是棕色的皮革制,镶着很小的银色铆钉,然后绕到对方背后去给他戴上。


李易峰仍是不说话,只锁起腮帮子深吸了口气,脸上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他几下利落脱掉了所有衣服,直起腰背跪坐在床垫上,手掌向下两臂撑在身体两侧,从后面能看到雪白的后背,轮廓清晰的腰线与臀线,以及上臂用力鼓起的肌肉。本来就比较细的项圈绕上之后就贴紧了脖颈,好在皮革不怎么冰冷,他目光无法触及,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手指贴过来,在侧面轻轻用力扣上扣子。


陈伟霆绕回到他面前,手掌贴着他一侧脖子拍了拍,故意问了句:“你哑巴了?”


李易峰撇了下嘴角,眼睛转过来看着对方,抬起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皮质项圈,调整了两下,颇有点探讨的意思犹豫道:“好像有点紧。”


陈伟霆被他质疑得一时语塞,有点哭笑不得,他索性也盘起一条腿坐下来,表情语气都一本正经地指责对方:“……你没进入角色。”


结果话到嘴边还是严肃不起来。


李易峰吐出一口气:“没办法,我是偶像嘛。而且一看到你我就会放松下来。”


“你平时的职业素养和专业精神呢……”


“你带我入角色啊,”李易峰抬眼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就像以前对戏那样。你不行,那我肯定也不行啊?啊,你说是不是?”一边问一边一点点弯下手臂,腰和屁股都往床单被子里陷。


结果对方二话不说,蹬地下床,绕到他身后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他猝不及防,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下意识想转过头却被对方按着后脖子直接摁到了床垫上。陈伟霆拿了一根不知是什么的冷冰冰的棍状物戳戳他的后腰,顶顶他的屁股,然后一脸孺子不可教地开口道:“跪跪好,腰别软。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吗,否则我直接把这个酒瓶子捅进去,你信不信?”


还是别扭,同时却也有点叫人兴奋。李易峰抬起头,眉目却低垂下去不看对方。陈伟霆伸了一根手指进他嘴巴里,顶开牙齿往里戳了戳,同时叫他张嘴,接着塞进口球让他咬住,把带子绕到后颈上扣好。这几个动作他做得简单有力毫不犹豫,只在刚开始听到对方类似抗议般呜呜叫了几声,很快嗓子里也没了声音。


他心想终于让李易峰闭了嘴,又伸手用力按了按他柔软的腹部。刚刚喝下去的两瓶水还剩了一大半在肚子里晃荡,他手掌贴上去用力一按,对方立刻就把眉头皱成一团,紧紧闭上了眼,嗓子里又忍不住呜呜叫了一声。


按照顺序接下来当然是灌肠。温水加上一点海盐,灌了三次,精神再好的人给这么一折腾也会有些委顿,更何况某人一早出通告已经累了半天。他本以为好不容易结束了,对方却从厨房找来一大罐常温的脱脂牛奶,加大剂量又给他灌了一次,灌完了压压他的肚子,觉得差不多才停手,末了还塞了一个跳蛋进去,最后用肛塞堵住。


肚子里沉甸甸地灌了半盒牛奶,痛得他根本就不想动。再加上刚刚喝了那么多水,他其实已经很想尿,又因为知道对方不会简单让他解脱,所以干脆也不去求。再说他想叫也叫不出声,对方还偏偏蹲下来,手指握住他两腿间因为疼痛和不适而依然垂伏的关键部位,不轻不重地缓缓撸了几下。他想退而不能,难受得快哭了,一抬头看到对方依然平稳自控的表情,眼眶都开始发红。


陈伟霆一脸了然但却不打算帮忙地看着他,还冲他扬起一点嘴角笑笑,牵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带他走进浴室里。李易峰从来没觉得从卧室到厕所的这段路能有这么长,他迷迷糊糊地想,早知道应该把房子买小一点,不,早知道他就不该带对方进自己家门。


一走进浴室,面前的人就立刻帮他把口球取了下来,他因为合不上嘴巴,口水流下来了也顾不及擦掉,还是对方用手帮他擦的。陈伟霆自己也脱掉了衣服,把他牵到淋水莲蓬头下面,打开温水,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李易峰大概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还一直手臂微抬挡在肚子和小腹的前面。


面前的人却仿佛能看穿他的一切想法,不给他任何自我保护的机会。他抓起他的双手扣成十字,拉高过头顶按在浴室的门玻璃上,同时把他的身体也抵在那面磨砂玻璃上,凑过去吻了吻他湿漉漉的眼睛和嘴角。


 


TBC.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