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原点 第三章「陈均平X林皓」【校园系小清新】

砂川弦音:

当时我只是拿来练练写小清新的,没想到得到不少好评,谢谢各位。




原点


 


第三章


 


 


 


成绩依旧是无法避免的难题,在期中考过后的晚餐一小时我们两个的时间从扯皮改为了补习。


 


他从很基础的东西开始给我讲起。林皓很耐心,他说因为小的时候经常会去附近的孤儿院帮忙,帮助过很多智力不太好而被父母遗弃的小孩子,于是就磨练出了很强的耐性。而我觉得是他是天性如此。


 


比起林皓,倒是我自己更容易被自己磨得没有了耐心,题做着做着就开始神游,被林皓拿筷子敲了头。


 


“下次再考的很差我不介意拖着你去剃个光头。”林皓把筷子咬在牙齿间,拿起笔在我刚做的一道数学题上恶狠狠地划了一个红圈,含含糊糊地说道,“这个地方很明显的不对,再好好读一遍题。”


 


“哦。”我一边读着题一边在脑子中转换成繁体字,最终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读错了,抬起眼看林皓。


 


林皓抽走我手中的笔,上身跨过我的大腿整个人几乎贴在我腿上,上衣很白,我突然想起他是有些洁癖的。


 


林皓把题中的重点词给划了出来,又反过脸来看着我,笔尖无意识地在题上划出几道黑色的痕迹。


 


“这里,注意一点。”


 


我有点呆愣地看着林皓,然后问出一句和作业毫无关系的问题。


 


“你对未来有想法么?”


 


林皓手撑在大理石瓷砖上,回过头看着我脸上露出有些迷茫的表情,又向右撇过眼,沉默了片刻才直起身,两手来回蹭了几下,扑掉手心沾上的灰尘。


 


“干嘛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啊。”我耸耸眉毛,“好奇。”


 


他看了看我,又双腿一盘从蹲着的姿势又变回盘腿坐,点了两下头。


 


“嗯……我家上几辈都是做医生的,所以我大概也会去做医学方面有关的事情。”


 


我脑中的林皓一直是个很自主,甚至说有些自以为是的人。我一直觉得这样的人肯定是相当喜欢与这种家庭背景抗争的——有自己明确的梦想,有自己想要做到的成就,不屈服于父母安排下来的人生。所以在林皓给我这个相当平常却又合情合理的答案时,我想我可能是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你那什么表情?”林皓一巴掌拍在我后背上。


 


我咳了几声,回答他。


 


“我以为你会有比较不同的想法。”


 


“我有那么幼稚吗,嗯?”林皓抬起手,指着自己,又指指我。


 


他表情很认真。我能确定他并不是真的生气,却又无法否认我刚刚的反应可能的确不可能让他觉得高兴就是了。


 


“不是。”我说,“我是说,我觉得你做什么都挺好的,所以好奇你以后真正想要做什么。”


 


“嘿别说陈均平,第一次发现你嘴挺甜的。”林皓赞许一般地点点头,笑了笑,露出一层脸颊上浅浅的梨涡。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做什么。”林皓又道,“我像是什么都会做,但又做的不是特别好。”


 


“篮球能拿来耍耍帅,打校队的话又打不过。学习还可以,但是离一直梦寐以求的大学还有些距离。会唱歌,但是好像唱的又不怎么样。学过钢琴,比较上手的貌似也只有虫儿飞了。”他点点头,又扬着下巴看向我。


 


“你可以去做艺人。”我说。


 


“别提馊主意了,我连现在学校的女生都躲不及。”林皓噗的一笑,把腿一蹬,直接踹在我裤脚上,“说起这个,未来的陈设计师,赶快写完今天的数学作业!”


 


他可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自信,可能。


 


我埋下头一边嚼着土豆块一边画出函数曲线,想着。


 


 


 


换季的时候很容易感冒,自从林皓一大早带着口罩面露菜色地来到学校,女生们都快疯了。


 


午休之后回到教室上就看到了他桌子上一堆的各种感冒药,热牛奶,热茶,热可可,零食。甚至还有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写着怎样预防感冒,怎样对症下药,丝毫不把他家中都是医生背景的事实放在眼里。


 


林皓被口罩遮了大半张脸,露出的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


 


“兄弟。”他带着鼻音说,“帮我处理一下吧。”


 


于是我下午打嗝的时候都带着奶味。


 


我提议说既然林老师身体抱恙今天的补习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他手里捏着纸巾擦鼻子,声音隔着纸巾传过来,闷呼呼的:“快月考了,不行。”


 


他半睁着眼睛,眼白上很多血丝,露在外衣领子外的半张脸也是红的,十有八九是发烧了。


 


我把手伸过去探了探,是有点烫。


 


“林皓你真不去休息?”


 


“不去。”


 


我看了看手中已经凉了的塑料杯盛着的甜牛奶,贴在他额头上:“你体温正好可以给我的牛奶加热一下。”


 


他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抬起,瞅着我,我估计他埋在领子里的嘴应该是笑了。


 


他吸了吸鼻子:“去哪休息?”


 


“教室?”


 


“吵。”


 


“医务室?”


 


“你什么时候见过医务老师是在坐班的。”


 


我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林皓把脸从领子里探出来,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看着我,然后又把鼻梁以下的再缩回领子里,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林皓你别撑了。”我把腿伸直,拍拍自己大腿,“我大腿给你躺好了。”


 


“你腿瘦得皮包骨头的肯定很硌。”林皓嘴上这么说着,倒还是撑着一条胳膊躺下了。头发在我的大腿上来回蹭了蹭,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安定下来,“我就睡一会儿,预备铃响了就叫我起来。”


 


“放心我肯定不打扰你睡眠,到时候把走廊门的钥匙交给女生们拍卖,题目就叫围观病中的睡男神。”


 


“我靠,你阴。”


 


他闭着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时候看着意外地安静。


 


我继续拿回课本开始看起来,就听到他说。


 


“这么体贴居然没有女生追你。”


 


“林同学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


 


我没有听到回答,而是听到了因为鼻塞而从嘴里发出的喘气声,我低着头,搓了搓他头顶柔软的头发。


 


 


 


感冒这种东西向来对于身强体健的人是来得猛去得快,林皓两天之后感冒一好又可以顶着他一张好看的脸为祸人间。


 


也不知道是凉着了还是被传染了,林皓好了之后感冒的换成我。不过情况比较惨,我午休回来时就没见到女生们送给我东西。


 


除了林皓递过来的笔记里面夹了一板感冒药。


 


 


 


-tbc-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