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大佬与书记

终南道童:

万万没想到我有一天会把古剑电视剧用听的方式听到腻【手动再见】



本章主题,集体带头奔小康,俏书记遭遇闭门羹。

“201x年——8月18日——星期三——天气——晴转多云——气温——22~25度——请——群众们——出门注意带伞——”
天墉屯平静而又美好的一天,是从书记中气十足的每日一报中开始的。书记姓李,是个年轻的大学生娃娃,半个月前才来到这个原名叫羊蹄子,如今被改成高大上的天墉屯的屯。虽然人是个金贵的城市大学生,对屯里的事情那可是无比的上心,第一件事就是给屯里装上了喇叭,坚持每天用标准的普通话给屯里的群众报天气。
小李书记说他是专业的,不报可惜了,而且为人民服务本来就是公仆应有的责任。
小李书记年纪虽小,志气不小,上任演讲的题目就是强过华西村,美过九寨沟。从上周起,积极推进屯里的形象绿化工程,还带头给屯里捐了几棵歪脖子树,感动得乡亲们都称呼他为小李书记。

小李书记念完天气预报,夹着报纸从天台走下来,换了身西装准备出门。
他对着镜子照了十五分钟,并用二十分钟说服自己从镜子前面走开,拿了书柜上的企划案就往外走。
这是一份关于农合项目的企划书,提出方案的是屯里的屯长,姓马,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小马屯长年纪不大辈分大,家中世代担任屯长一职。两个【爱美】的年轻人见面之后一拍即合,五分钟之后称兄道弟,十分钟之后小李书记就搬进了小马屯长家闲置的二层小楼里。
两人在交流如何炒出一道色香味俱佳的青椒炒肉的同时在屯里转了一圈,决定要在屯里发展肉禽饲养,尤其是肉鸡饲养项目,理由是屯里多的是苞米碎谷,而且鸡炖汤最好吃。
小李书记今天就是去和屯里一个香港老板谈合作的问题。

小李书记暂住的地方在屯东头,香港老板的工厂在西头,他夹着文件夹晃晃悠悠的穿过菜市场,幼儿园,小学,过了两条桥和一片玉米地,终于来到了整个屯最神秘的地方。
——大白牙猴头菇养殖加工厂。
这个地方几乎没什么人进出,来往的都是开着黑奔或者运货的卡车,再加上离群众们主要活动的地方又远,所以几乎没什么人来。
加工厂是小马屯长他爹,老马屯长在位的时候签的合约了,那个香港老板也豪气,不但签了三十年的租地合同,还给他们屯修了条通往二级公路的水泥路,方便双方进出。
小李书记抱着几个村民给的苹果现在大白牙工厂紧锁的大门前,觉得今天有点点心塞。
你说这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还让不让老板做生意啦,又不是做不正当的事情。小李书记撇了撇嘴,把苹果揣进兜里准备去敲门。
“有人吗——喂——有人吗——hello!”他把铁门拍得啪啪啪作响,为了方便人香港老板,还换了好几个口音,甚至连洋文都用上了,结果不说没人应了,自己还吃了一脸灰。
哼,要不是负责人的电话打不通我才不会来呢!
有那么点洁癖的小李书记脸都黑了,夹着文件夹又从屯西走回屯东,给自己换了身衣服。
在准备走第三趟的时候,小马屯长过来了,还给小李书记带回一袋肉包子。
“哎,那个大白牙的老板你见过吗?”小李书记穿着件白背心,蹲在小楼门口吃肉包子,小马屯长就蹲在他旁边。
“远远见过几次,西装革履的。怎么,今天没见着?”
“没人应。”他吃了最后一个包子,把塑料袋和一次性筷子分类扔好,又蹲了回去。
“别是欠了债,跑了吧?”
“不会不会。他上个月还给屯里的户头打钱交水电费了,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小马屯长用肩膀撞了撞沉思者模式的小李书记,差点没把人顶出去。
“没事我再去一趟好了,你不是还要跟那个姓乔的药材铺老板谈事嘛,快去吧。”书记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拿了文件夹又往外走。小马屯长想想之前和人乔老板约的时间也要到了,稍微倒抻了下也出门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这小李书记这回不走前门了,改走后门,七拐八拐的好不容易找到扇门,结果发现居然是个摆设,气的他暗自骂了几句日你个仙人板板。
连吃两回闭门羹的小李书记又走回了正门,这下门口外面终于有人了,是个老头,正蹲在铁门旁边的歪脖子树下写写画画。
“哎大爷,大爷?大爷您也是来找人啊?”小李书记发挥自己上至八十下至十八所向披靡的个人魅力,凑到老头身边搭话。
“叫什么大爷,叫真人。”老头其实不老,就是穿着一身像被鸡叼烂的花背心和沙滩老爷裤,所以显得沧桑。真人老头略带嗔怪的看了小李书记一眼,停下手中的乱写乱画。
“真人,你来找人啊?”他从善如流,决定先收了那大白牙的地,再来给这个老头科普下科学的魅力。
“非也非也,贫道是等人来找。”老头背着手站起来,往前踱了几步用余光去瞟小李书记。
“那您等谁来找呢?”
“……”老头回过头把小李书记上下打量了一番,意思是不就是等你吗。
“那个,真人我是屯的书记,您叫我小李就成。请问您能联系到这个大白牙猴头菇养殖工厂的负责人吗,我有些急事要找他。”
“啧小小年纪怎么那么性急呢,要循序渐进嘛,你饿不饿啊,我给你跳个巴西战神舞好伐?”老头笑眯眯的揽住小李书记,把他带回了树荫下,还折了两根树枝作为表演道具。
破坏公物这还了得?!
小李书记当场就表现了自己作为一个播音主持专业学生的台词功底,把话题从破坏公共植物会导致绿化效果失败一直讲到卜卦算命都是封建迷信我们要相信科学崇尚科学大爷您要不要报个班学习下计算机基础知识。
两个人一直讲到快大中午,小李书记因吐字频率太高导致口渴喉咙痛而暂时请求停战。
“咔——”就在小李书记准备拉着这个自称姓张的真人去屯里的活动中心休息的时候,一直紧闭的工厂大门突然开了,走出来个大眼睛高鼻梁的新疆姑娘。
“……真人!原来你来了啊,让我等那么久!”小姑娘看到老头眼睛更亮了,笑盈盈的过来掺他,然后发现了另外一旁的小李书记。
“……这位是?”
“哦,我是这个屯新任的书记,你叫我小李就好,请问您是这家工厂的负责人吗?”
“抱歉抱歉,书记您好,我是陈总的秘书,陈总人还在香港,您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关于农业合作项目的方案,希望能和陈总商量商量。”小李书记绕到小姑娘身边,长睫毛扑闪扑闪的表现存在感。
“啊……你看我疏忽了,您请进,我去给陈总打个电话问问。”小姑娘抱歉了笑了笑把两个人领进工厂里的一幢欧式小洋楼,老头进了洋楼自己熟门熟路的上了二楼,留小李书记和小姑娘在下面。
“您先喝茶,吃着点心,我给陈总打电话。”小姑娘说完就转进工作间里了,小李书记只好在客厅里干坐着。
沙发是黄花梨,茶是大红袍,点心是切糕,真土豪啊。
“不好意思啊小李书记,我们陈总在香港还有些事情,不过他明天会飞过来看蘑菇,您不介意的话可以把项目的书面文件留下来,他明日会亲自登门拜访。”没过多久小姑娘就出来了,还是一脸的抱歉。
小李书记没办法,只好又吃下这闭门羹,留下文件夹和电子档就回去了,临走前还收了人家送的一盒切糕。
……犯纪律了啊,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啊!


……完全不接地气的东西,大半夜的敲得好饿……今天鼓捣了一天的音轨,带耳机带得耳朵都疼了……马马虎虎剪得个五分钟出来吧……
越苏一出现bgm就特别大声我也是醉了【手动再见】
请答应我,高调挖坑,低调吃肉,好吗☆

评论

热度(20)

  1. 禾先生终南道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