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身体发肤 - Chapter 02

尽从伊:

AU·得闲炒饭&幸福一定强


一个有关Les吉祥物和恋姐大狂魔的逗逼故事


MikeX陆森




Chapter 02




从苏豪区到罗便臣道,这个钟点最快又最省钱的途径自然是选半山扶梯。和Aimee别过之后,Mike很快背起包走向通往Anita家的行人区。


Aimee讲得没错,他的确很搏。乜乜伟人曾经讲过,男仔趁着年轻,多储点钱总归是好的。




虽然还是单身寡佬,不知几时会成家立室,但Mike毕竟有个三岁的儿子嘛。


不过Oscars不会喊他爸爸,那个小子只认Anita那个阿妈。不知是不是孕期被Macy那个邪教教主洗脑太久,Oscars似乎从一出生就接受了自己有两个老妈的现实。




扶梯沿坡道缓缓下沉,街边糖果铺子的霓虹灯红红绿绿的打在Mike脸上,令他记起Anita大肚时吃的水果软糖。


是因为食物的问题么?


孕妇吃太多糖,不小心会引起血糖飙升的话,影响到BB的大脑发育也不是不可能的。


还有薯片同芝士卷,热量和糖分都好高的。


都怪Macy啦,自己贪嘴不得止,还带着Anita一起吃垃圾零食。


Mike想起营养学课本上的道理,忽然担心起Oscars长大后会不会变白痴。




胡乱想着如果儿子再长大些出现后遗症的可能性,Mike不知不觉来到Anita家。


为了方便照顾BB仔,他跟Robert都配了这间屋的大门钥匙。所以他进门时通常会打声招呼,不等两位大姐招呼就自己在门厅处换上拖鞋。


然而今天他打开鞋柜,却发现里面只剩下自己那双,至于Robert跟Macy的鞋子,竟然全都不在了。


“过嚟帮手啦靓仔。”Macy就站在屋里,地面上搁置了三四个行李箱,而Anita则踩在凳子上,正在拆除他们几人的相片墙。


“乜事啊?你啲想搬啊?”放下背包,Mike急忙跑去扶住Anita踩着的凳子。“睇住啊,不如等我嚟喇。”


Anita冲他摆摆手,接着丢下已经摘掉的几只相架给他。“呢啲系俾Macy带走嘅。”


“带,带走?”曾经期待后来害怕的事莫过于Macy同Anita分手,Mike记得她明明跟所有人保证过,这一世都不会离开Anita。“Macy你乜意思啊!”


“唔系散煲。”收下镶有她和Anita合影的相架,Macy没好气道如果有的选,她也不想临急玩跑路这一招。“今日Anita果细佬返嚟香港,佢话等阵间过嚟睇她,我唔走唔得。”




Anita父母都在国外颐养天年的事情,Mike也是知道的。不过她不是已经跟父母出了柜,并且他们也知道自己女儿未婚生子的事了么?


“细佬?佢嚟咪嚟咯,做乜要你搬嗟?”


“你唔明啦……”Macy还想解释,可一边她还得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只好将这个问题推给Anita。


“Mike你听我讲。”从凳子上爬下来,Anita撩了撩长发,假装镇定和冷静。“我细佬佢前几年生咗一场重病,系Cancer,虽然佢而家好嘅七七八八,但系医生同我啲讲,他唔受得刺激,否则分分钟有可能复发……”


“So?”Mike还是不懂,这跟Macy必须搬走有什么关系。


Macy的声音很快从卧室传来,替Anita说完接下来的真正原因。“佢细佬好憎我噶,读书果阵时我同Anita拍拖,佢就当正我系眼中钉!如果俾他见到我同埋佢家姐行埋,仲唔激到爆咩?”


“原来系咁……”帮忙收拾行李的Mike却在想,一般人其实也很难喜欢上Macy吧。“等等,你细佬知唔知道你生咗Oscars出嚟?”


“知呀。”Anita笑着说道,这就是为什么非要他今晚过来的原因。“几年前我就同佢讲过我生咗BB,现在正同BB嘅老豆行埋一齐,不过我啲冇结婚,只系Keep住拖友嘅关系。”


“BB嘅老豆?”Mike忍不住指了指自己。“咪就系我?”


“你以为仲有边个!唔通我啊?”一枕头砸在Mike身上,Macy大大声喊道快进去帮忙收拾衣柜。




难得赶着见客的Robert挤出半个小时来做柴科夫司机,Mike负责将Macy的五大箱行李搬上车后,差点脚软坐在地上。


“年纪轻轻,咁就冇力?”Robert始终坐在车上,颇有闲情的调侃着Mike的疲态。“上次叫你试嘅药点嘛,唔话俾我知你而家依旧搞唔定哦。”


“我唔系搞唔定……”自从十九岁的出糗经历被Macy当做笑料说出去后,Mike已经被这群人喊了四年的快枪手。“只系冇人搞嗟,你以为我系你呀,返到屋企就搞老婆。”


“咪搞我老婆……唔系,系咪扯我老婆出嚟乱讲。”除了和Macy这个师傅有过一晚荒唐教学,以及不小心教出一个BB意外,Robert自问他这几年都算是“锡”足老婆的那类男人。“时间唔早,我车Macy返去先,你同Anita……好好啲扮拖友吧啦。”


而他口中的Macy和Anita还依依不舍的抱在一起,直到Robert提醒她们时间不早,两人才艰难离开彼此的怀抱。




“Bye。”Anita站在路边,向着远去的轿车招手挥别。


Macy也在招手,然而她的脸却向着司机位的Robert,两人有说有笑的剪影留在后车窗上,显然是在聊着什么有趣话题。




Mike就立在Anita身后,忽然想起四年前,如果她们两个最终没在未婚妈咪的辅导班重逢,会否现在就是类似这样的结局?


自己和Anita还有Oscars,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Macy和Robert的关系也不会由师徒变为好兄弟。




“谂乜嗟?”等到车子消失在巷尾,Anita终于注意到路灯下有些走神的Mike。


“冇呀。”


“咁……我啲行啦。”


“好。”




夜色渐起,他们约了人在中环见面,这会儿步行过去的话,恰好能在七点半前赶到那附近。


还是那条直上直落的半山扶梯,Mike听说过她和Macy在这里反复相送的故事,现在换成了Anita与自己,反倒缺少了女子口中,仿佛梦呢般的浪漫光环。




“Anita,你细佬叫咩啊?”


“陆森,我以前惯咗叫佢阿森。”


“陆,陆森?你啲姐弟唔同姓嘅?”


“我随我爹地,阿森系我继母果仔,所以随佢亲生爹地姓陆。”


“你屋企成分都几复杂嘅喔……”


“Mike。”


“嗯?”


“小心脚底啦。”


“哦,唔该嗮。”


“唔嗮唔该。”


Anita伸出手,很自然地牵住Mike插兜的臂膀。“其实呢几年,我同Macy都当你系我啲细佬呷。”


确定自己面没红,心也没有漏掉节拍或是骤然加速。Mike咧嘴一笑,是灿烂而豁达的回应。“如果我有家姐,可唔可以只要你,唔要Macy呀?”


“做乜唔要Macy?她对你唔好乜?”




“唔系唔好……”Mike垂下头,不得已扯出一个苦笑。心想Macy对他就是太好了,好到年年生日同圣诞,送的礼物不是印度神油就是伟哥药丸,甚至还有一次,差点带他去看专治性能力的男科医生。




他们相约见面的地点是一间老字号中餐馆。Anita说从前他们父母从前常常会带两姐弟一起来这边饮早茶,所以这次为陆森接风洗尘,自己只想到这间餐厅。


“食中餐呐。”替Anita拉开座位,Mike将背囊挂在椅子背上,接着才去翻看侍应递来的菜谱。“三个人,嗌乜餸至好呢。”


“嗯。”十指轻抵青瓷茶杯,Anita细细回忆起他们一家人从前来这里用餐时的画面。“先嗌一个脆皮鸡,一个焗蟹盖,阿森常年系英国,咁呢度嘅豉油皇东星斑应该好啱佢口味,仲有呀,佢细细个就好钟意呢度嘅太子蒸饺同埋炒饭,至于甜品……”


“嗌咁多嘢,食唔食得嗮啊?”Mike忽然有点好奇她口中的陆森,会否是一个食量巨大的肥佬。


“难得阿森返嚟香港。”Anita半撒娇的继续点菜,便说道就算他们两姐弟吃不完,还有Mike这个帮手。“我唔理呀,食唔完嘅话,你要帮我啲清嗮噶。”


“指意我?”Mike陪笑,一面站起身,说道他想要去洗手间的打算。“咁你等阵先,我去趟Toilet排空嗮D存货。”


“好核突!”Anita捏起鼻,佯装嫌弃Mike的比喻。“快点你喇。”




“我想洗个面,借问声Toilet系边?”


“呢边行呀先生。”


跟着侍应生的Mike脸上挂着笑,一边掏出手机,以短讯问起早先被他放了鸽子的Aimee是否跟她家人重新约了时间。


眼前闪过一记面向他而来的人影,Mike将心思放在手中,嘴里念叨着“唔该借过”的话,很快与那人错身而过。




那人定住脚,看似是在避让Mike,实则却皱起了眉头,将这个年轻人从头到尾扫量了遍。


接着他走向Mike先前离开的包间,推门时,已舒展眉头,轻声向着落座的Anita喊了句“家姐”。


“阿森!”多年未见,Anita不得不承认,记忆里总是追着她裙仔的男孩也已经成长为了不错的男人。“俾家姐睇下,大个仔了你。”


“家姐……”面对这个年长他十岁的继姐,陆森却觉得自己无论几岁,一样会露出最初只属于那个年纪的腼腆。他怕被Anita发现,只好故意说起别的话题。“只有你一个,不是说你男朋友……”


“你问Mike?他去咗Toilet,好快返。”Anita拍拍身边的空位,招呼他先落座。


陆森点点头,正想走过去的时候,忽然看见另一张座椅上的背囊。


“这个是,你男朋友的背包?”


“系呀,他系营养兼瘦身顾问,刚刚陪客人做完Gem就过嚟了。近排你身体如果有乜地方不舒服,可以叫Mike帮你睇下嘅。”




“没事,我最近很好。”一面回应Anita的关心,陆森一面眯起眼盯住那个背囊。


上面的三叶草Logo,以及背包的主人,下午他在街头见过。“家姐,不介意的话,我想先去趟洗手间。”


“好啊。”




“喂,Aimee?冇嘢嘛你果边?”


厕所隔间里,Mike坐在马桶上小声同客户打着电话。“冇嘢就好,见你屋企人嘅时间我啲下次见面再约过。你问我?我仲未返屋企,系,系出面食梗饭,Oscars都好好,有惠惠佢啲睇住……Anita冇嘢喔,佢点会介意啧,我同你嘅事关佢咩事嗟。”


Mike试图在电话里解释,免得被人误会自己是Anita同Macy的私家佣人。


说话间,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异响,Mike顾着通话,只当是有人喝多了酒,无意间撞到了隔板。“乜啊?你话下次系边度见面?”




哗啦——


一桶凉水,从天花和隔板的空隙中猛地浇落下来。


Mike傻傻坐在马桶上,手上还抓着进了水的电话。


隔了有十几秒,全身湿透的他才想起该吐出灌进嘴里的水。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在公共场合被人从头到脚泼成落汤鸡,Mike怒气丛生,单脚踹开隔间那扇门。“Diu!边个粉肠淋我!”


然而整间男厕就只有他一人,始作俑者似乎早早离开了现场,只在地上留下一个清洁用的空水桶。


“扑你个街啊……”对镜照着自己现在的落魄样,Mike心道他本来还想给Anita的弟弟留个好姐夫的假象。




“先生,冇嘢嘛?”侍应生听到动静,很快推门进来察看里面的异状,然而在撞见浑身滴水的客人时,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先生你……”


Mike的怒气来得快,去得更快,他独自冷静一阵,干脆当是别人弄错了整蛊对象,又或者是自己点背遇上了疯子。“咪同你讲过咯,我入来洗个面,系咪洗成咁唔得嘛?”


“得,得,你慢慢洗……”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