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娱乐是个圈(番外一)

桔姨娘:

写个小段子而已 甜一下




序+前言:http://jyn0213.lofter.com/post/34edc3_247582d


第一章:http://jyn0213.lofter.com/post/34edc3_2488e8e










番外一


 


“放开我!陈伟霆!找死啊你!”


 


李易峰一路被陈伟霆夹在胳膊底下拖进公寓楼,脸上戴着的大墨镜因挣脱滑落至鼻尖,露出一双哭笑不得的眼,满满全是无奈。


 


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四个小时前说起。


 


因为古剑宣传的问题,李易峰近期一直过着空中飞人般的生活,好不容易有天没排工作在家休息,李易峰觉得幸福无比,头一天晚上就决定次日一整天都要赖在床上,补充睡眠再战。


 


可谁知到了这天,放在床头的手机老是响个没完没了——对就是在他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时候。


 


貌似他早就四面八方的通知过本少爷今天要睡觉的问题了。


 


从被窝里探出手无力地扑腾了几下,李易峰够到手机,脸在柔软的枕头上蹭了蹭,“有屁放!”声音沙哑带着愠怒。


 


“窝的峰峰你债做森么!”听筒另一边的陈伟霆满心欢喜。


 


李易峰软趴趴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咬牙切齿,“你给我滚。”


 


“……怎么了。”陈伟霆委委屈屈,“窝在北京啊,马上接受访问,晚上你有空吗?古剑直播啊!”


 


“……有空。”看来是睡不成了。李易峰叹了口气从床上翻身坐起,一手抓抓凌乱的头发一手继续端着手机,“要来吗?”


 


“要要要。”那边陈伟霆愉快地答应着,这边李易峰废了半天劲儿才没下意识接上句切克闹。


 


闲扯了几句便挂断电话,李易峰抱着手机跟被子怔忪地坐在床上,发愣。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李易峰瞧着钟表眨眨眼,迟钝地从床边滑落到地上,慢腾腾爬起来去浴室洗脸。


 


总算整理好仪容仪表,李易峰再度手足无措地在客厅转了两圈。当脚踢到茶几的那一刻,他倏忽想到什么,蓦然就清醒了。


 


打了个响指,跺了两下脚,李易峰火急火燎的全副武装出门去了。


 


等到达小区超市的门口,他已经边在心里骂娘边下车了。


 


诚如你们所料,长期不归巢的李易峰家里自然连瓶能喝矿泉水都没有。


 


话说到这,李易峰只能无奈并且无辜地耸耸肩膀——没办法,谁让他最近忙的跟什么一样,哪有时间好好过日子填补家用啊。


 


边自我安慰边拉开展示冰柜的门,李易峰嗯了一声,开始大扫荡。


 


陈伟霆爱喝的,我爱喝的。陈伟霆爱吃的,我爱吃的。李易峰奴着嘴,边一个一个地拿边想着要不要再买些菜回去。


 


这家伙晚上不会不吃饭就来吧。李易峰蹙眉,犹豫了片刻,转身走进蔬果区。


 


李易峰并不会做饭,可却很擅长买菜。


 


大抵是因为从小到大一直帮老妈打下手的关系,李易峰很会看这蔬菜到底新不新鲜好不好吃,以及买回去可以做什么等一系列的前置工作。但很可惜的是,他天生对味道不敏感,做什么毁什么,故此才被他家里的皇太后勒令再也不准进厨房。


 


太后金口玉言,说他浪费粮食。


 


而与李易峰相反的,陈伟霆却出乎意料的对下厨很有天分。


 


其实陈伟霆也不是爱做饭做菜的主儿,只不过他比起李易峰,多了那么一点点对味道上控制的天分。说白了,就是你只要给他一个食谱,陈伟霆就能创造出跟图片上一模一样的餐点,并且不费吹灰之力。


 


这一项优点李易峰在与他拍活色生香时就深有体会。


 


那时候拍戏条件多艰苦啊,一个锅子一个小电磁炉就是最了不起的炊具了。可陈伟霆偏偏能用这么个破锅破电磁炉煎出牛排来,简直令李易峰刮目相看。


 


也正因如此,李易峰家里突然多了许多烹饪类书籍。不过从头到尾都不是他本人在读,那些可怜兮兮的书,也只有在某人来李易峰家时才会被触摸。


 


或许,就只是为了一个人才买的罢了。


 


用李大少爷的话来说就是——他在北京一个人嘛,我得“照顾照顾”。


 


嗯,所谓的照顾。 


 


两大袋子食物拎回家,李易峰瘫倒在沙发上的同时,还不忘叮嘱自己过会一定要爬起来把这些食物全部塞进冰箱里。


 


他倒并不怕这些东西搁置一会便不新鲜,他只不过是被与生俱来的傲娇属性无时不刻的提点着,绝对不能让陈伟霆知道他是为了他才去超市进行大扫荡。


 


对,绝对不能。


 


赖了一会便开始整理家,李易峰边拿吸尘器清理着边边角角边在心里把陈伟霆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骂了一百八十遍。


 


终于,在第一百八十一遍即将要开始的同时,搁置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窝在楼下,快来接窝!”陈伟霆二了吧唧的普通话在听筒里响起。


 


……到底为什么为了这个大傻子把自己家都翻过来进行大扫除。李易峰一手拿着手机一手不忘关掉吸尘器,大脑却陷入了沉思。


 


直至他将帽衫穿好眼镜戴上准备下楼接人都还没想通。


 


算了。


 


开门,下楼,找车,敲窗。


 


看着陈伟霆从车上走下来,明亮的眼睛泛着笑意,还呲着一口大白牙。李易峰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开口就学他说话,“里乃辣?”


 


陈伟霆笑容一僵,走过来的脚步一滞,“里好好缩话不要学窝。”


 


“……今晚想次森磨?”李易峰笑得更开,全然无视陈伟霆的“警告”,一副就要跟你开玩笑开到底的架势。


 


陈伟霆无言以对,面对李易峰明显的嘲笑,他眨眨眼,终于恼羞成怒——反正国语不好,讲不过他,那就直接动粗。


 


于是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你就会用蛮力压制我。”李易峰被拖进电梯里,啼笑皆非,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谁让你一直嘲笑我。”大孩子陈伟霆表示很生气,誓死不收手。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才比你矮了一厘米的事实啊。”李易峰满是无奈,抬手戳戳陈伟霆的腰侧,“我这样很不舒服啊,白痴。”


 


下意识低了头看向李易峰,陈伟霆在对方无辜的表情里败下阵来,手臂刚刚收了些力气,便被那小机灵挣脱开来。


 


“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李易峰背着手,装作不经意地问,其实心里老早就在咆哮了——没吃没吃你不能吃!快说没吃啊!


 


“还没,我才采访完没多久。”说完,电梯叮一声,到站。“有没有食材,”陈伟霆走出电梯,回头瞧李易峰,“做给你吃?”


 


“嗯……好啊。”李易峰故作无谓,其实心里早就雀跃的不得了。


 


他干咳一声,跟上陈伟霆的步伐,“我家里食材不是很多,而且是之前买的了,你自己……看着做吧。”


 


“嗯,好。”歪过头,咧开嘴,一口大白牙。


 


“傻。”李易峰忍不住笑出声,拿出钥匙开了门。


 


欢迎回家,陈伟霆。 



评论

热度(70)

  1. 禾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