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先生

越苏粉,霆峰粉,k莫粉,二彬粉

天心所归 带有玄幻,不喜误点勿喷

            天心师郝眉X千年狼妖KO

     没错,本宝宝回来了,高考过后疯了几天,想着也该写写了!!各位姐姐有没有想我,么么哒~

     二话不说,上文!


        帝都除了沙尘暴和雾霾,还有堵车这一妖,等到他俩赶到郊外的小树林时,已经是晚上了。

        两道身影快速的掠过树丛,不多时便在一方空地看到了聚集的妖,不多,就三四只,全是白未甜品店的员工。郝眉看着离他们几丈远的白未,不由分说先给三只小妖一妖一个爆栗,用的青纹笛,带了点灵力:“不得了啊,一个个胆子都肥了,你们老板渡劫一个个都开始瞒着我了啊,下次准备干什么,打家劫舍啊!”

     “啊呀!好疼。”连着小雀在内的三只小妖叫出了声,不禁纷纷变回了原形,小雀飞到了枝头,生怕郝眉追着她打,剩下两只绵羊精和黑狗精纷纷用自己的蹄子捂着自己的头,可怜兮兮的样子,“老大不让说嘛,他的修为我们这里最高,我们不好不答应。”

     “哟,一个个的翅膀硬了啊,知不知道眉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郝眉觉得不解气,又是敲了一下身边的黑狗精小唐,忽略了旁边的绵羊精和小雀,小唐表示很无辜。

        就在郝眉刚刚打算对黑狗精说教作为带有祸斗血统的妖怪不能这么懒应该第一时间撒着狗腿奔到庆大告诉他消息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之前盘坐在地的白未已经缓缓浮在了半空中,头顶开始有乌云凝聚,闷雷作响,第一次的妖劫快要开始了。

      “哼,等会儿收拾你们。”郝眉作狠对着三小妖说道,便是左手一挥,四道灵符便是飞至白未的身边,朱砂咒文发出了阵阵红光。郝眉不敢大意,右手示意让肖奈他们四个离得远一些,架起青纹笛,双手灵活的移动在孔间,悠扬的笛声便从指间流淌出来,控制着灵符在白未身边有规律的飘动。

        天心师会降、破、御、勘、算五种能力,降为除妖的意思,一般是用各式各样的剑作为武器。破、御分别是破除幻境迷妄,御妖御灵的,两者相互牵连,有着关系,便是都可以用乐器,一般无外乎古琴,萧,笛子三种,也有特殊的。勘算两种能力算是一类,用的罗盘和龟甲,郝眉从学天心师的能力到现在,除了算天生不会,不想杀妖之外,一般用的破、御两种能力,打架也是够了,便是出门就带了笛子。

      “轰”的一声,带着蓝光的雷电便是从天而降,速度快的令人发指,但是在场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个的动态视力那是绝佳的,就算几个小妖不能反应,但还是看的清清楚楚。原本应该直接劈到白未身上的雷电,在四张灵符组成的禁制的过滤下,由碗口大的雷柱分散了开来,变成一条条筷子粗细的闪着蓝光的银蛇,从白未的奇经八脉的地方涌进了白未的身体。白未感觉身体一阵痉挛,本欲睁开眼抵御雷劫,但通过内视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抬眼一看,终于发现了郝眉和肖奈。

      “瞎琢磨什么,抱元守一,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郝眉一曲结束对着白未大喊,曲子的结束代表着禁制的确立,阵法已成,剩下的,就靠白未自己了。

       “行了?”肖奈对刚才的现象表示出了震惊与好奇,他知道郝眉就算在天心师里也是佼佼者,但是从来没有想过郝眉能力竟然如此的强绝,怪不得自己一开始跟自己的母亲说明郝眉的情况时母亲算是默许他们的哥们关系,天心师真是太神奇了。

        随着第一道雷劫的落下周围的威压开始一点点的加重,除了肖奈,三只小妖都是未成年的,被威压逼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郝眉随手用灵力圈了一道屏障,才算稍稍好一些。第一次的妖劫并不算很强,一共就是十下,灵符在第五道雷劫的时候就已经消失在半空中,下面算是真正的妖劫考验,郝眉便是决定要白未自己过了,灵符没有必要了。

        “嗯?”郝眉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看了看肖奈,只见肖奈脸色苍白,但还是第一时间点了点头印证了郝眉的疑惑——雷劫威压不太对。

         手拍灵符入地,几秒钟郝眉便是知道了大概原因,心中估计了个大概,便是对着肖奈说了自己的决定:“十一点方向,我去看看,似乎是个大妖的妖劫。”

       “白未呢?”肖奈有些担心,并不是很想让他去。

       “他差不多了,没什么事的,如果你们这里结束了我还没有回来,就去找我。”

      “好。”虽然是担心,但是肖奈心底还是很相信郝眉的能力的。

        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蹬,催动灵力,郝眉便是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瞬间消失在肖奈的视线里。不过几个呼吸,便是到了预想的地方。眼前的景象让郝眉呼吸一滞,一句“我靠”脱口而出。

         一只巨大的银色的狼,足有一座假山的大小的身躯,浑身的毛色银白而透着亮光,一条尾巴大而长,那蓬松的样子怕是最顶级的天鹅绒也比不过。

         郝眉由一开始的震惊转变为激动。老子终于见到千年的大妖了!果然是非同凡响,比那些几百年的杂毛妖怪光是样貌就帅气不少啊!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对这头狼妖的担心,千年的妖劫与百年的妖劫大相径庭,稍有一个不慎便是直接灰飞烟灭的。

        KO也没有想过妖劫的会突然降临,回神一算,便是发现已经过了两千八百年,果然是当人类当的太久了,连自己的到底是什么都快要忘记了。如此仓促应对,KO便是只能显出原型,力搏妖劫渡过了,便是三千年的修为,若是过不了,从此便是没有他这个妖。妖劫虽然来势汹汹,但是KO的修为是自己脚踏实地修炼来的,并非歪门邪道,又有两千多年的阅历,胜算自然不算太小,小心即可。KO现在全身心投入到与妖劫的对抗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郝眉。

         狼妖一人奋力拼搏妖劫的行为惊呆了郝眉,印象中狼算是群居动物,像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只狼妖,身边一个同族都没有。不过随后便是拜服,银狼一族也算是得天独厚,是天生可以集日月精华的优势种族,但是妖劫也要比普通妖怪难上不少。这只狼妖面对妖劫却是没有一丝惧怕,总以自身的最大承受能力强行接受劫雷的淬炼,银白色的毛皮下出现了大小不一的烧灼,血流不止,但是他还是没有丝毫的退缩。

        突然,郝眉的脸色变得惊骇,连自言自语都有些结巴:“紫,紫,紫色雷劫!”原本的蓝色雷劫此时早已变了颜色,由先前只是带有一点紫光变成了通体紫色,如在空中的游龙,令人胆战心惊,只有膜拜臣服之感。“这至少是三千年份的雷劫了!”郝眉喃喃,按照他之前看到的,应该还有三道雷劫。

       乌云却是在这个时候安静了,只得隐隐看见黑云中的雷光,雷声很闷,蛰伏其中,仿佛一只急于脱困的猛兽,紫光在雷云中一阵一阵的发着亮光,安静的让人害怕。“该不会是…不好!”郝眉似是想到了什么满脸的不可置信,电光石火间迅速用灵力割破了手掌,鲜血顿时倾泻而出,染红了青纹笛,原本闪烁着碧色的青纹笛此时绽放出阵阵红光,好似杀伐凶器。灵力如潮水般从郝眉身上喷涌而出,巨大的灵力波动甚至形成了灵力漩涡。

       来了!KO早已调动自身所剩的所有灵力,灵力具象化,分明是一头银色的巨狼,散发着耀眼光芒,气势可怖。一双冰蓝色的眸子盯着那雷云,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似是一瞬,又好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三道劫雷汇聚在一起,一条带有巨大威压的紫色雷龙从空中而至,霎时,银狼飞跃,狼啸四起,直搏雷龙。笛音骤响,宛如千军万马之势,在空中肆意游走,迎击雷龙。

       白未有了两百年的道行,这多亏了郝眉之前用灵符帮他疏导劫雷,淬炼了奇经八脉,后面的劫雷虽然是白未自己扛过来的,但是并没有给白未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整体来说,他第一渡天劫算是大成功。

      “眉哥怎么还不回来?”白未虽然渡劫结束,但是他刚刚也感受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大妖的雷劫,跟他的一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着实有一点担心。

       “不知道,应该没什么问…”,肖奈话还没有说完,却是突然现了自己真身,六尾墨狐身形巨大,突然挡在了三只小妖身前。

      “嗡~”的一声,夹杂着凌乱灵力的气浪猛地袭来,众妖反应不及,都是直接被掀飞出去,纷纷撞到了障碍物才停止。

       “好磅礴的灵力。”白未之前是一点没有感觉到,结结实实的挨了这灵力乱流,不由得闷哼道。

       “一股是郝眉的,我能分辨的出来。”肖奈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恢复了人类形态,刚刚为了要护住三个小妖,肖奈承受了十分的乱流,虽是没有什么大伤害,但是也是让他内息紊乱,气血在体内翻腾不止。,“还有两个股,一个应该是劫雷,还有一股…我感觉很陌生。”

      “郝眉大人不会有危险吧。”黑狗小唐在周围撒丫子跑,显然是心急如焚但是有不到怎么办。

      “我们去看看,一起去,还能有个照应。”灵力气浪过后的寂静让肖奈有些不好的预感,狐狸的预知向来八九不离十。

        KO的雷劫渡得有惊无险,但好歹也是成功了,瘫倒在地的银狼浑身都是伤口,已经没有一丝站起来的力气。一双冰蓝的狼眸却还是充满了戒备。先前确实自己大意了,但是最后那笛音的庞大的灵力波动他还是感觉到了,明显是一个人类发出来的,一个人类能发出如此磅礴的灵力,很明显,是一个修炼大成的捉妖师,甚至可能是一个地玄师。现在自己伤势严重,怕是没有几个月是不会好的了。如果现在来了一个捉妖师甚至是地玄师……KO知道现在的情况对自己很不利,但是身上所有的气力已经耗尽,仅仅只是靠着意志保持着自己不昏迷,但是即便这样,KO也不打算屈服。直到,他看见了那个身影。

        KO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一点不够用,他从来没有想过上天给他开了这么一个玩笑。那样如寒冬里的旭日一样的笑容,那样清澈的眼神,那个他第一次想结识的人,竟然是如此身份。但又确实是他所熟悉的娃娃脸,还有那淡金色的瞳孔,都是在一个人的身上。难道现在是幻觉?并不是,劫雷烧灼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全身透支的灵力也预示着这不是梦。他倒是想过在他面前显露出真身的样子,但是绝对不是这么狼狈的,更没有想过他是如此的身份,是啊,一个天心师,这在人世是何其尊贵的身份。KO顿时觉得自己有点绝望,原来绝望就是这个感觉。

       如果是你,至少我不会死的不明不白,也算是我死得其所了吧。冰蓝色的眸子盯着郝眉,此时竟有了一丝解脱之意。随后便是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认命了。


评论(21)

热度(47)